直接被拍板了

直接被拍板了

兄长,你也听到了,数年前灵犀坠就被曦儿送人,我相信你这次不会再难为两个年轻人吧。”云梦兰看是大兄。云沧海苦笑,他听孙女简单的说过,灵犀坠丢了,觉得并非是主动送人。可现在云梦兰这样说了,显然还有怨气,忌恨当年的事,这是有心结啊,怎能再拒绝?“咳……”他干咳。“好,就这样了,少年你既然已得到灵犀坠,日后尽可来提亲。”云梦兰很果断地说道。“啊?...

密咒失效

密咒失效

老金乱天的瞳孔跟刀子似的,开阖间金光慑人,看着眼前这个小子,他忍着冲动,终是没有出手,怕惹出背后那尊神灵。这种东西便是对鹏族来说也是重宝,一头实力恐怖的金鹏一生也只能孕育一根这样的真羽,不弱原始符骨。整座祖山也只有那么三四根,封在宝库中,因为不是每头金鹏老祖都能留下,并且在漫长岁月中消耗了一些。“多谢金前辈。”石昊那腼腆的样子,看在金乱天...

但依旧口吐鲜血

但依旧口吐鲜血

数日前,石昊无意中买到“真凰骨”,招惹了摊主阿德,还有他身后的人物正是这两人来了。他们亦怀疑是石昊买走了四十八株灵药,一直在关注,后来向此地主人询问得到印证,里面的人似乎炼了一炉大药,曾引动天地灵气暴动。“阿德去将消息禀告给那位,就说这里有人用四十八株灵药炼了一炉宝丹。”看起来很凶悍的中年人说道,他一直在怀疑,卖出去的是一块凰骨,只是被对...

冲进鼎内

冲进鼎内

四方精气越来越浓,化成一道道小河,没入鼎中,而地下那银色灵焰也越发的旺盛,带着灵性精华,冲进鼎内。水火交融,凝练金丹,隐约间化作阴阳二气,发出龙虎和鸣的声音,丹香扑鼻。这种景象令人动容,太过非凡,鼎中所熬炼的已不算是纯粹的灵药,引入了地下灵脉还有天精,再加上闪电劈落,早已改变鼎内灵药的成分。“难怪这么霸道,光是这种炼丹的气象就超凡脱俗,难...

黄金光淹没天地

黄金光淹没天地

的确如此,这种东西也敢来现眼,不知道天高地厚。”就在这时,有生灵接口。诸强回头观看,只见一只鸟儿扑棱着翅膀飞来,通体乌黑,怎么看都像是一只乌鸦,它大模大样,十分轻蔑的看了一眼黑云族的修士。“是它,那只鸟又出现了!”有人怪叫。数日前,就是这只鸟而已,抽了火牛族与黑云族的修士一顿,那大嘴巴扇的啪啪响,着实凶悍。黄金狮子闻言,冲它点了点头,自然...

对方太嚣张了

对方太嚣张了

九头狮子闻言,通体散发炽盛黄金光,,当着所有人的面敢扬言要收它为坐骑,这是在树立大仇大怨!众人回头,想看一看到底是谁这么强势,要在这次聚会上出手,这是要引发一场惊人的大对决吗?黑雾弥漫,那里站着几名年轻人,都穿着玄铁战衣,通体闪烁乌光,气息强大无比!有些人恍然,这是洪域的黑羽族修士,为该族近年崛起的几大天才,数日前石昊曾在那片悬空的殿宇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