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ts穿的大花长裙

通栏位招租 引爆流量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广州ts 广告位招租 极速引流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猫着腰转进苞米地后,远处果然有一个女人在左顾右盼。

林聪赶忙蹲下,一手撑着地,一手拽着猎枪又往前走了十几步。

拨开挡在眼前的苞米叶子,林聪仔细一瞧,居然是村支书的老婆。

村支书的老婆叫王桂梅,年轻时是村里的一只花。不但人长得漂亮身材好,又因性格泼辣大胆,村里人称“一只小辣椒”。

这时林聪就见支书老婆王桂梅四周看了看,接着将下面穿的大花长裙向上提了几下,用双臂夹住,双手从腰处往下一扯,一件小小的淡蓝色印花的裤衩便被退到了膝盖处。

“好白、好圆的屁股!”第一次见到女人屁股的林聪不由得心里赞叹道。

接着,就看见王桂梅往下一蹲,一股水柱带着无数滴的水花从两腿之前冲了出来。

那白花花的屁股正对着林聪。林聪就觉得下边越来越疼,男人的家伙要挺立,可是三角裤衩却阻挡了它要抬起的路线。林聪只得帮它一下,让其顺畅的挺立在裤衩里。

王桂梅两腿之间的强大水柱,将地上的泥土冲的四处飞溅。

这不由得让林聪想起在学校里看的一本古代禁书《贪欢报》,书中有一首咏“小遗景像”的词中的一句:“缘杨深锁谁家院,佳人急走行方便。揭起绮罗裙,露出花心现。冲破绿苔痕,灌地珍珠溅。”

“果然是灌地珍珠溅!”林聪看着眼前支书老婆,那水柱由大渐渐便小,直至最后几滴落下。然后就看支书老婆王桂梅将大白屁股颠了几下,似乎并没有马上要站起的意思,而是还要办件“大事”。

“啊……阿嚏。”

就在这关键的时候,林聪受不了苞米叶子上叶粉的刺激,居然打了一个喷嚏。

“是谁?”在林聪前面几步远的王桂梅听到喷嚏声,猛然一惊,吓得她差点没跪到自己的尿上。

随即她转身朝身后看去。这时才从一排苞米杆后面看到林聪在那蹲

猫着腰转进苞米地后,远处果然有一个女人在左顾右盼。

林聪赶忙蹲下,一手撑着地,一手拽着猎枪又往前走了十几步。

拨开挡在眼前的苞米叶子,林聪仔细一瞧,居然是村支书的老婆。

村支书的老婆叫王桂梅,年轻时是村里的一只花。不但人长得漂亮身材好,又因性格泼辣大胆,村里人称“一只小辣椒”。

这时林聪就见支书老婆王桂梅四周看了看,接着将下面穿的大花长裙向上提了几下,用双臂夹住,双手从腰处往下一扯,一件小小的淡蓝色印花的裤衩便被退到了膝盖处。

“好白、好圆的屁股!”第一次见到女人屁股的林聪不由得心里赞叹道。

接着,就看见王桂梅往下一蹲,一股水柱带着无数滴的水花从两腿之前冲了出来。

那白花花的屁股正对着林聪。林聪就觉得下边越来越疼,男人的家伙要挺立,可是三角裤衩却阻挡了它要抬起的路线。林聪只得帮它一下,让其顺畅的挺立在裤衩里。

王桂梅两腿之间的强大水柱,将地上的泥土冲的四处飞溅。

这不由得让林聪想起在学校里看的一本古代禁书《贪欢报》,书中有一首咏“小遗景像”的词中的一句:“缘杨深锁谁家院,佳人急走行方便。揭起绮罗裙,露出花心现。冲破绿苔痕,灌地珍珠溅。”

“果然是灌地珍珠溅!”林聪看着眼前支书老婆,那水柱由大渐渐便小,直至最后几滴落下。然后就看支书老婆王桂梅将大白屁股颠了几下,似乎并没有马上要站起的意思,而是还要办件“大事”。

“啊……阿嚏。”北京cd,北京ts,北京伪娘,北京变装,北京人妖

就在这关键的时候,林聪受不了苞米叶子上叶粉的刺激,居然打了一个喷嚏。

“是谁?”在林聪前面几步远的王桂梅听到喷嚏声,猛然一惊,吓得她差点没跪到自己的尿上。

随即她转身朝身后看去。这时才从一排苞米杆后面看到林聪在那蹲

73AC9EFB60C381F852A510C1940B7E09.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