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D-超火爆的CD TS 脱掉吊带丝袜交友APP

通栏位招租 引爆流量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广州ts 广告位招租 极速引流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咱们上楼换衣。。。不是。。。是穿衣。。。因为咱们现在是赤条条的。是不是在“后宫”里太习惯天体了,要穿衣裙包住淫荡的三点反而不自在?不过,有点变化,有助情趣。众女奴先把自己腿上的吊带丝袜都脱掉之后,翔子才受命为我脱掉吊带丝袜。我“征用”了翔子刚才被我们“绑架”时穿的日式水手校服,任翔子服伺我穿上她帯来的另一条她常穿上学的乳白色蕾丝小内裤、翠欣的同色B奶奶罩(我的假B奶!)、新的肉色长统丝袜、翔子的白色小袜袜、水手服短袖上衣、深蓝色超短百褶裙、红色领巾。

众女奴都穿上自己平日常穿上学的白色小袜袜、少女奶罩和小内裤。其中,翠欣和翠琳分别穿上自己真正的校服--初中二的翠欣穿的是纯白色的无袖无领上衣加白色百褶裙(我向来觉得这套校服很性感,后来才知道是数十年前中国民间妇女的短衣变化而来;由珍玛姬和Tony梁主演的《情人》里14歳女主角在西贡上的女校就是这种校服;目前东南亚有少数中小学也仍使用这种设计的校服);小学六年级的翠琳穿的是浅蓝短袖连身百褶裙加深蓝布腰带。初中三生翔子和翠欣同校,而且曾是女童军团的学姐妹,所以翠欣借翔子穿女童军衣裙;两女高度差不远,可胸前的美乳却差了三个罩杯,翔子把上衣穿成爆乳装,几乎要撑破上衣钮扣,她的少女巨乳更在钮扣之间的缝隙中露出乳沟和小部分“奶球”来“看风景”(还是被看?)。

美莹和美惟没带自己的校服,所以穿我们的变装服。初中一生美莹穿的是日本高校女生的白色短袖上衣、深蓝色领结、蓝色超短格子百褶裙;小学四年生美惟穿的是英式的白短袖衬衣、深蓝连身吊带迷妳百褶裙和同色布腰带。

为了有所变化,我早已分配我自己、翠欣、美惟穿半透明尼龙短白袜,而翔子、翠琳和美莹则穿较不透明的棉布短白袜;所有的白袜都只刚好盖过脚踝处。另外,除了我之外,只有翠琳在短白袜底下多穿一双肉色长统丝袜,而翔子和美惟则多穿上肉色连裤丝袜,翠欣及美莹则裸腿。翠欣、翠琳和翔子的正牌制服都短到露出一半大腿,还不算“超短裙”,而只是“迷妳裙”--则是她们的原本没有严格规定裙长的学校所能容忍的裙子“短度”。此外,翠欣绑了马尾辫、美惟绑了两根辫子、翠琳绑了一根辫子,美莹和翔子让秀发自然垂下。

为了使女奴脚上的丝袜和袜袜有异味,我命她们穿上长统靴,漏夜出去林子里跑步半小时。众女奴领命,穿靴而去。我趁机在家中布置,又拨电给阳具妈妈,一切顺利。

半小时候,众女奴回来了,立刻受命在我的面前脱下长统靴。客厅里一时白袜臭味四溢,颇能提振我那裙底翔子内裤底下的小鸡鸡的士气。其实,我恋丝袜是始于去年翠欣和翠琳在某位阿姨的婚礼中当伴娘、花童时在我的面前穿白丝袜的模样;但我恋短白袜癖的日子更久,只是后来被恋丝袜所压制了。那是两年前我和四位女同学在放学后帮忙学校的辩论队剪报整理资料,特准使用一间小小的冷气会议室。那间会议室铺地毡,所以依规定得脱鞋进去。我和四位女生互露白袜脚的头一天,我还没啥感觉。可第二天,那四位女生是先上了体育课才过来,结果一脱鞋,就“袜香满室”。她们发现我开始不时偷看她们小巧玲珑的白袜脚,脸红心跳之余又向我瞪眼;有个女生甚至看回我的白袜脚作为“报复”。咱们后来又这样心照不宣的互以白袜脚示人,多忙了两天。从此,我就爱看不穿鞋的短白袜脚,嗅嗅“袜香”。

现在,连我在内的六对美少女短白袜小脚(其中四对还多穿肉色丝袜),把美好的回忆带回给我。差别是,眼前这五位女生不单不会向我瞪眼,还会任我把玩她们的短白袜脚。我打开电视看综艺节目,一边让女奴轮流上来或坐或躺在我的大腿上(没轮到的女奴则各自“如常生活”),任我嗅舔吮吸她的的白袜脚、一边又在她们的小香躯上下其手,摸了丝腿(或裸腿)摸裙底屁屁,摸了屁屁摸乳房,摸了乳房又摸回裙底内裤下的私处。女奴被摸被舔时都秋波流转,眼神抚媚,却又不时忍不住噗哧而笑,好像在笑我这么大了、又有阳具,居然还在把玩芭比娃娃;她们倒没在意,自己的美少女香躯成了我的芭比娃娃。

在玩了六具人肉芭比娃娃和嗅舔了她们的白袜脚之后,估计两位妈妈也快回来了。我下令:“今晚公主我要翠欣、翠琳给我‘侍寝’,陪我多P乱伦一整晚。翔子、美莹、美惟,妳们就被捆绑睡在翠琳的房里。翠琳,跟我一块儿上来帮我捆绑。翠欣,妳留在客厅收拾一下,不必上来。”众女奴领命。于是,翔子四肢着地当我的坐骑,把我驮到楼梯口。然后,五对短白袜美脚噼踢趴踏的上楼,与柚木楼梯板的哧哧摩擦声,又与丝袜脚的磨擦声不一样,可都一样的诱人。

进入翠琳的香闺里,我安排翔子、美莹和美惟睡地上,因为一张单人床容不下三个人,更别说是我计划的捆绑方式。昨晚我才跟曼芸玩过恋袜式69捆绑--我俩头对脚、脚对头被捆绑,用一个人的脚塞进另一个人的口中当口塞(然后阳具妈妈还趁机强奸我俩)。今晚,我想尝试三角形恋袜捆绑。三女的手被反绑后,躺成三角形,翔子把一只白袜加丝袜脚塞进美莹的嘴里、美莹的白袜脚塞进美惟的嘴里、美惟的白袜加丝袜脚塞进翔子的嘴里;我和翠琳再以麻绳把每对的“塞嘴白袜脚”和“嘴被塞的头”绑在一起固定。由于是三角形而非69的两人平行,角度有点难搞,所以她们都只能塞入几根脚趾,不像昨晚我和曼芸能口含对方的至少半只丝脚。然后,我们用白色厚丝袜蒙上三女的眼睛。大功告成!我命三个穿校服裙的女生微微挣扎,口发呜呜声,累了就这样睡着。

听到两位妈妈的车声,我命翠琳下跪,对她说:“今晚我们的多P的方法有点不一样。我要先把妳锁在妳的香闺里,一边陪她们,一边做假期作业。不论听到下面有甚么声音,不准出来,就当没事发生,忙妳的功课。”翠琳大嗅到角色扮演的味道,垂首道:“奴婢谨遵公主御旨,尽量配合。”我压低声音,带有挑逗意味的说:“不!待会儿我如果闯进妳的香闺,妳就不能太配合。”翠琳也压低声音,用天真中带点撒娇的语气道:“是!奴婢是天真无邪的12歳小学女生,应该懂得保护自己的小香躯,不能被人家占便宜。奴婢这就去做功课。”

我和翠琳互换一个淫笑,然后自行走出房,锁了门,走下楼,只见翠欣刚为两位妈妈开门。阳具妈妈穿着女皇装(附有束腰带的黑色无吊带紧身裙、长统手套、长统丝袜、过膝长统靴);而蜜穴妈妈今晚刚好换了日本AV性感超短护士裙、白色蕾丝长统丝袜,刚把白高跟鞋脱掉(她俩开情趣店,虽然平时多半穿旁客装,但偶尔也会变装,尤其是地下俱乐部有活动的时候)。翠欣下跪道:“奴婢翠欣,叩见女皇、皇后!”蜜穴妈妈见到翠欣的一身校服裙,道;“噢!制服诱惑啊?其他女奴呢?”翠欣说:“禀女皇,公主和其她女奴都在楼上,都穿着校服裙和短白袜。”

我这时头套一条黑色裤袜,裙袋里又收着条丝袜,走下楼,跪在翠欣旁边,双手着地,向两位妈妈施礼:“阳具公主奴婢雯苓,叩见女皇、皇后。”我斜眼瞥见站在蜜穴妈妈身后的阳具妈妈,手上拿着一条黑色裤袜。蜜穴妈妈见我穿着超短裙的屁屁翘得比翠欣还高,笑着说:“让我看看,妳有没有穿内裤。”缓步走到我和翠欣的背后,看到我圆浑的屁屁被翔子的内裤紧紧的包着,正露出在超短裙外。蜜穴妈妈似乎被我挑逗了,举起白色丝袜脚,隔着翔子的小裤裤磨蹬着我的屁屁、蛋蛋和鸡鸡。

我这时稍微抬头望向阳具妈妈,只见“她”趁蜜穴妈妈在意乱情迷,用她的丝脚在非礼自己的亲生有阳具女儿之际,悄悄把手上的黑丝袜套上自己的头。

那是个暗号。我们都准备好了。头套黑色丝袜,代表着我们今晚要当女主人。

阳具妈妈又悄悄走到蜜穴妈妈的身后。然后,我忽然发难,爬起身,把身旁仍跪着的亲妹妹翠欣给按趴在地。同一时候,阳具妈妈忽然硬生生的反扣蜜穴妈妈的双手到她的背后,就要取丝袜将她反绑。蜜穴妈妈悴不及防,叫道:“干甚么?!”翠欣也尖叫一声,挣扎着要爬起来。

这我得说明一下,我和阳具妈妈这回跟小早川母女不一样,并没有事先跟蜜穴妈妈和翠欣讲好,而翠琳也是刚刚才猜到三分。她们真是完全没心理准备,会被我们暗算的。我们这对有阳具母女不可能一次过制服三个人,我才会在刚才给翠琳暗示,要她在我们制服蜜穴妈妈和翠欣后,才向她下手。

蜜穴妈妈一时失去重心,跌在地上,却也无意中挣脱阳具妈妈。但阳具妈妈毕竟本是男儿身,比起蜜穴妈妈来得孔武有力,立刻扑在她的身上,重新反扣她的双手。蜜穴妈妈惊叫:“在女儿面前,妳。。。”阳具妈妈过去其实偶尔会应蜜穴妈妈的要求玩角色倒转,由阳具妈妈捆绑调教蜜穴妈妈,但蜜穴妈妈似乎不喜欢阳具妈妈在女儿面前这样搞她。骑坐在蜜穴妈妈的丝袜大腿上的阳具妈妈哪儿理她,把蜜穴妈妈的双手扣得紧紧的,用丝袜绑在一起。

我就没阳具妈妈那么强。翠欣毕竟当过女童军,露过营,体能不在我这个“娇滴滴”的书生之下。她先是本能反应的挣脱我跑掉,可在电光火石之间,她发现蜜穴妈妈正要开骂,阳具妈妈忽然给了她一个耳光,喝道:“住嘴!”翠欣忽然想到这可能是角色扮演,正想停下脚步来被正在“追捕”她的我制服,可转念一想,连蜜穴妈妈都尝试抗拒(不论是真是假)而挨巴掌,她又怎能自己送上门。于是假装仍在绕着客厅里的家具跑,一边叫道:“救命啊!。。。雅美蝶!。。。”当她正要逃进厨房时,“不小心”跌倒在地,整个玉体趴在地上双腿张开,裙子掀起而露出她的粉红色小内裤。我马上骑坐在她的内裤屁屁上,反扣她的双手,拿了丝袜反绑好。翠欣叫道:“姐。。。不要。。。雅美蝶。。。我穿了校服。。。不要穿校服做那回事。。。太羞人了。。。”我拿了两条肉色裤袜塞进她的嘴,再以一条肉色长统丝袜套她的头。翠欣仍上半身挣扎、双腿猛踢、口发呜呜声。

(三十五)今晚,妈妈自称为“奴婢”

我把翠欣横抱入客厅,扔在地毡上。只见平日不可一世的“女皇”蜜穴妈妈也已被阳具妈妈完全制服,手脚都被捆绑,口塞两条裤袜,头套丝袜。翠欣挨近蜜穴妈妈,两个可怜无助的母女靠在一起,口发呜呜声,似乎可以猜到她们待会儿的悲惨命运。

我蹲下身子,解开蜜穴妈妈胸前的钮扣,把连身裙一掰,蜜穴妈妈没戴奶罩的F奶立刻蹦了出来透透气。而阳具妈妈也对翠欣如法炮制,只是得把她的少女奶罩往上掀,才露出她的B奶。我们恣意的非礼着亲妈妈或亲女儿的奶子,而她俩只能轻轻的发出高八度的“唔唔”声,不知是被摸得害怕、羞耻,还是亢奋。阳具妈妈说:“苓苓,妳摸我的老婆,我摸妳的老婆。可是我的老婆是F奶,妳的老婆只有B奶,妳赚到了。”我说:“荃荃,妳摸妳的老婆十多年了,我才摸我的老婆几天就让妳摸。让我多摸妳的老婆一下子,有甚么赚不赚的?”这像是一对“有阳具母女”的对话吗?更何况受辱被摸的对象,是亲妈妈或亲女儿!

上面还有一个,是我的小妹兼第二个老婆。我爬上楼,褪去头上套的黑丝袜,进入翠琳的香闺,只见翠琳正戴着耳机听MP3做暑假作业,大概当真没听到楼下有啥事发生。


关键词:TS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