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D-超火爆的CD TS 相奸的变态感交友APP

通栏位招租 引爆流量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广州ts 广告位招租 极速引流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真的想得太远了。不过性幻想有助于做爱时的情趣嘛!这毕竟是我第一次先后奸淫一对母女。。。噢!其实昨天早上我先奸自己的亲妈妈曾诗蓓,后奸自己的亲妹妹徐翠琳,也算是先后奸淫一对母女。只不过今天的母女虽然少了近亲相奸的变态感,却能以奸淫我不相熟的一对日本母女、且母亲是前AV女优、女儿是原是处女校花,作为补偿。

幸美可能真的是好久没碰男人了,居然如虎似狼,已忘了演救女苦情戏,下跪道:“公主,强奸幸美吧!用您的鸡巴强奸幸美的小淫穴吧!至淫无上的幸美和翔子,都是妳的女人!求求妳,公主!求妳强奸幸美的空虚寂寞的小淫穴!”我刮了幸美的俏脸两巴掌,道:“啰嗦!”拿了我刚脱下的红色丁字裤和红色长统丝袜塞进幸美的嘴里,再以翔子刚脱下的肉色裤袜套她的头,又用一条白底黑斑手帕蒙她的眼,还用耳塞塞她的耳朵,使幸美既不能视物、不能说话,又听不到,成为一个无助的裸体妈妈。

连耳朵都塞,是因为我要翔子为她的母亲做一件事,又不想让被蒙眼的幸美通过翔子的声音知道那是翔子在“搞”她。我安排幸美开脚成M型坐在沙发上,又命刚被拿掉口部束缚的翔子跪在幸美跟前,去舔吃幸美的小淫穴。。。那个翔子在15年前脱离“被迫窥淫”的子宫(因为幸美怀着她去拍AV嘛!)的那一刻所经过的女阴。翔子,好怀念吧?亲妈妈的淫穴味道好吗?幸美的D奶好棒哦!33歳了,弹性还在,让我摸得好爽。

幸美被翔子舔得醉仙欲死,淫叫连连,却苦于口被塞,只能呜呜叫。我忽然解开幸美的蒙眼手帕。幸美一睁眼,乍见翔子那对跟她一模一样的大眼睛在盯着她看,而翔子的小蛮舌仍在挑逗非礼则亲生母亲的小穴穴。幸美大羞,淫叫声嘎然而止。这说明她俩之前多半没有过乱伦关系。翔子真的是冰清玉洁,而幸美则是多年没碰过男人。。。好像她俩就是命中注定等着把守了多年的自己毫无保留的献给我的这一天。。。

想到这儿,我把翔子推开。我那期待已久的公主金枝玉棒,俐落的插进幸美那同是期待已久的熟女奴淫穴。。。这淫穴。。。已经没那么窄了。。。但我就喜欢这种感觉--用肉棒奸淫一个至少公开的(拍AV时有工作人员在看,而且最终出VHS/VCD嘛!)被超过60名男女及变性人奸淫过的小穴(私底下还有多少人干过,难说),让我觉得我已经是大人了,可以干一个甚至年龄比我大一倍的淫娃。。。蜜穴妈妈不算,因为她在“强奸”我之前,只跟外公和阳具妈妈淫过,距“淫娃”二字还差得远。但我有着前面60多个幸美的性伴侣所没经历过的绝无尽有的享受--我先破了她的亲生女儿的处女身,再奸淫她本人。以后除非幸美多生一个,否则没有第二个人可以享受到我现在的特殊待遇了!

因为知道幸美的背景,我不必怜香惜玉,恣意的起落香屁股,冲刺她的桃源仙洞。翠欣、翠琳和诗仪也给我提供额外的恋袜服务,就是把“闲着”的翔子横着抬起来,抬到与我的嘴巴同一水平的高度,好让我能一边干翔子的妈幸美,一边舔吃幸美的宝贝女儿翔子的丝袜美脚。虽然室内冷气是摄氏21度,我和幸美不一会儿就汗流浃背。幸美虽然被反绑双手,却仍无比狂野,全身簌簌发抖,被塞的口所发出的高八度淫呜声,几乎要把塞嘴的丁字裤和丝袜给逼出来。而我的肉棒更可感觉到她那湿透了的桃源仙洞的无限亢奋。

我正想改变奸淫幸美的姿势,忽然听到车声停下。咦?是从车房传来的。是两位妈妈放下店里的生意回来“探班”吗?还是加入战团?结果进来的只有阳具妈妈(皇后)一人,穿着的还是性感少女旁客装。我一边继续奸淫幸美,一边问:“皇后,您怎么回来了?女皇呢?”阳具妈妈说:“咱们的店还是要开的。不过今天不是周末,不到晚上没甚么客人。翠欣刚刚打电话来。女皇说她陛下一个人看店就可以了,叫我过来好好陪公主妳轮奸小早川母女。”

甚么?幸美和翔子肯吗?翠欣同我耳语:“这是小早川母女写的完整版剧本的情节。奴婢只给公主您看不完整的剧本,就是要在不同时候给公主您惊喜。”翔子刚被翠欣等人拋到沙发的另一边,这时又演上了。只见双手仍被反绑的她羞红了脸,充满戒心瞪着阳具妈妈,的瑟缩着她的香躯,用她曲着的双腿挡住她的三点。而依然被我抽插强奸的幸美又口发呜呜声猛摇头,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不希望女儿又被阳具妈妈干。

对阳具妈妈来说,这当然是女人越抗拒,阳具就越亢奋。没一会儿功夫,阳具妈妈已经把自己剥光猪,赤裸裸的露出她的C奶和勃起至5吋的皇后肉棒,全身只穿着黑色吊带长统丝袜、及膝长统靴。翔子看似吓坏了,摇头叫道:“雅美蝶!。。。雅美蝶!。。。”阳具妈妈淫笑着步向翔子,而我也正好更换奸淫幸美的姿势--幸美背向我面向沙发弯腰,头搁在沙发靠背上,两只白丝袜美脚着地,让我一边站着从后面“棒奸”她的淫穴,一边视奸她没穿鞋的淫丝脚。

阳具妈妈把翔子按倒在沙发上,硬把横卧着的翔子的头推到幸美的摇晃着的D奶下面。阳具妈妈爬上沙发,阳具一挺,翔子“啊!”的一声,刚破处的她又立刻被迫接纳了第二根更长的阳具。阳具妈妈不停抽插,翔子痛苦呻吟,却逐渐变成亢奋的呻吟,与被塞嘴的幸美的“淫呜”声组成悦耳动听的“母娘淫欲二重奏”。阳具妈妈见幸美的两粒大奶子似乎老打在翔子的俏脸上,便说:“翔子,吸妳妈的波。”翔子没听懂,因为着听起来好像粗话。结果是幸美把自己的左乳头“空降”到翔子的嘴里,翔子才恍然大悟,开始吸亲妈妈的那已经没有奶汁的奶子。

一对阳具母女干一对淫穴母女,只不过是阳具母干淫穴女、阳具女干淫穴母,然后淫穴女吸淫穴母的奶子。没多久,我说:“皇后,换位轮奸吧!”阳具妈妈说:“嗯!”抱起翔子,直接交给刚刚从幸美的淫穴里拔出阳具的我。我躺在地上,翔子自动自发的背向我蹲在我的下体处,把她那刚被阳具妈妈干过的淫穴对准我的阳具,“套”了下去,然后自行起落玉臀,一抽一插。我就躺那儿享受,一边斜眼看到阳具妈妈坐在沙发上,把幸美抱过来面向阳具妈妈张腿而跪;阳具一“直没至柄”,就由幸美扭着玉臀任自己被这根肉棒进出强奸。

现在是两个被捆绑强奸的淫穴女奴在主动进行(被)奸淫的动作。我和阳具妈妈“空闲”,聊上了。我问:“皇后,女皇让您回家来陪我轮奸小早川母女,她不会吃醋吗?”阳具妈妈说:“有条件的。我今晚会被她捆绑性虐,而且会比以前更重口味,作为惩罚。还有,女皇也要我们开始物色有阳具女奴,让她捆绑强奸之后,可以任公主妳去调教;她以后也可以享受一下用她的身上的三个穴奸淫几根肉棒的感觉。”

不错也!这样就可以皆大欢喜啦!不过现在先把这场4P戏做完。不过,压轴戏是由4P变成3P--幸美想要有生以来第一次被两根肉棒来个“穴肛齐插”;后庭菊花给我,淫穴给阳具妈妈。阳具妈妈抱着幸美从沙发站起身,在肉棒仍深入幸美的肉穴的情况下,阳具妈妈躺在地上,让幸美俯压在她的身上,D奶和C奶互压。然后,我跪在阳具妈妈和幸美张开的双腿中间,捧着我刚从翔子的肉缝里抽出的肉棒,插进幸美的菊花穴里。

这是我和阳具妈妈第二次同奸一个女人。。。第一次是同奸蜜穴妈妈。我们“母女”俩也不协调节奏,随性抽插。幸美的“淫呜”声和湿漉漉的淫穴说明她被我们奸得爽死了。身边的七个未成年美眉也一块儿流着口水“视奸”难得的双穴齐插的画面。其中曼芸和翠欣还甘脆开始“自摸”,而且是下体的双穴其摸--大概是因为她们是“唯二”的曾被我和阳具妈妈奸过淫穴,又被我“破”了后庭香穴的“处女身”的女奴;现在大概正幻想着被我和阳具爸爸“夹三明治”的不是幸美,而是她们自己。

客厅里一时间淫声浪语,连10歳的小美惟也豁出去的一边摸穴自慰,一边在大她五歳而双手被反绑的翔子的玉体上上下其手。。。射吧!。。。咱俩一起内射。。。中出。。。连蜜穴妈妈都没有经历过的双穴齐射,幸美享受到了。

阳具妈妈匆匆忙忙洗了个澡,就穿回旁客辣妹装回去上班了。我则施施然斜卧在沙发上休息。仍然全身赤裸裸三点尽露只穿着白色吊带丝袜的小早川母女跪在我的面前,双手仍被反绑。幸美的嘴部束缚被除去,但两女又被头套白丝袜。翔子道:“奴婢Kobayakawa Shoko,叩见公主殿下!“幸美道:“奴婢Kobayakawa Yukimi叩见公主殿下!”我问:“甚么?妳们是谁的奴婢?”幸美道:“奴婢母女俩今天含羞答答的脱光光三点尽露,只穿着一双丝袜,被公主捆绑塞嘴丝袜套头,任公主用您那神圣的金枝玉棒插破了Shoko的处女膜,又连插奴婢Yukimi的小淫穴和小香穴。奴婢母女俩如此不要脸的享受被强奸的淫欲,已经不配当一对正常的母女了。奴婢母女俩是您的女人;奴婢的淫荡美肉香躯和丝袜美腿,任由您处置。请公主殿下收奴婢母女俩为恋袜SM美少女性奴!”

我刮了翔子两巴掌,喝道:“不要脸!15歳就饱暖思淫欲,自愿被一个还没真正认识的有阳具美少女捆绑强奸!。。。妳配当我的SM恋袜美少女性奴了!”又刮了比我大17歳的幸美两巴掌,道:“美少女奴?妳是美少女吗?十多年来被这么多人奸淫过,还能是美少女吗?。。。不过,我就是要收妳做美少女奴。从今以后,只要我不在场,妳们母女俩独处,妳的女儿翔子就是妳的女主人;妳除了上夜总会上班之外,必须永久打扮成美少女辣妹。现在,妳向翔子施女奴之礼!翔子,妳可以站起来受礼!”翔子起身,翠欣为她解开双手的束缚。

仍双手被反绑的幸美即转向已站起的翔子下跪垂首(也垂D奶)道:“奴婢幸美,叩见翔子小姐!”翔子道:“甚么?幸美,妳是我的甚么人?”幸美道:“奴婢是小姐的亲生妈妈,现在愿当亲女儿的美少女性奴!”翔子学我,放胆刮了亲生母亲两巴掌,把幸美刮了开始抽泣。翔子一边刮巴掌,一边喝道:“妳这不要脸的妈妈女奴,15年前还没生下我就跑去拍AV,(啪!--呼巴掌)生下了我还继续拍了4年,被多少男女和变性人玩残妳的诱人香躯!(啪!)妳在我10歳的时候就脱光我的衣裙内裤,又叫我脱光妳的衣裙只剩丝袜,然后放妳的AV影碟给我性教育(啪!),然后要我摸妳的奶子和小便的地方,给我示范女人的潮吹和高潮!(啪!)妳总算没有乱摸妳的亲女儿我的含苞待放的未成年美少女香躯,可是妳要我摸我的小奶子和小阴蒂自慰给妳看!(啪!)妳还绑住我,用妳的内裤塞我的嘴,然后在我的面前自慰!(啪!)妳又要我绑住妳,用我穿去上课的短白袜来塞妳的嘴,然后要我在妳的面前自慰!(啪!)然后妳要我一出门就装淑女,打扮密实,不交男朋友;虚伪!(啪!)然后到了今天,妳选中了能满足妳又爱男人的鸡巴又爱女人的柔嫩玉体的双性恋倾向的雯苓公主和阳具皇后,要她们给妳双穴齐奸,却又要陪上我守了15年的冰清玉洁的贞操,给她们买一送一!(啪!)妳挺着妳的D奶,还比我的E奶小一个罩杯,却又淫荡无比的要两根肉棒一起干妳,而我又每次只能被一根肉棒强奸!(啪!)。。。”

听翔子说话的语气和遣词用字,我确信她俩是在玩角色扮演。但幸美显然具有高度的奴性,未来应该会甘于成为亲生女儿的女奴。那么。。。我的蜜穴妈妈,又会不会甘心从女皇变成女奴呢?


关键词:TS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