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ts保姆兼老师|变装伪街|郑州cd|郑州伪娘

通栏位招租 引爆流量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广州ts 广告位招租 极速引流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在家中,小萱的保姆兼老师,也就是刘萌萌,也在计划着对眼前这个小女孩的一番调教,看着满脸通红的小萱,刘萌萌决定先给小萱一个下马威,省的到时候不听管教。“过来,来我这里,小玩具!”听到喊声小萱慢慢的蹭到了刘萌萌跟前。“分开腿,让我看看你腿中间是什么”说话间刘萌萌已然捏住了露在小萱两腿间的小细管,轻轻地拉拽着,这一拽小萱受不了了,啊啊的喊叫却不敢乱动,刘萌萌满意地点了点头,问到:“想不想尿尿?我能让你尿尿,让你舒服一会,但是你得听话,一会你爸爸妈妈回来之前还要再灌回去,你要是愿意我现在就让你尿出来。”小萱高兴地点了点头,这800ML甘油水溶液对她绝对是一种折磨,能先尿出来当然好了。“躺在沙发上,双腿分开”看到小萱摆好姿势后,刘萌萌从调教室拿来了一根大号的注射器,在拔下尿管上的小塞子的同时,把针管插在了出口处,慢慢的向小萱体外抽取着溶液,直到再也抽不出来为止,小萱这时已经被刺激的无力再动了,看到这一切,刘萌萌满意点了点头说到:“好了,你可以放松4小时,但是不准把尿漏在地上不然我要惩罚你,好了去玩吧”没有了塞子,深入膀胱的导尿管怎么可能受到小萱的控制,才半小时就有尿液顺着双腿流了下来,刘萌萌一看,扑哧一声笑了“我们的小玩具还真是漏尿了呢,过来吧,我帮你堵上,不过得给你点教训”说着一把拉过小萱,把注射器抽满空气向小萱的膀胱里注入了两管空气,用塞子塞好。“好了,这回没事了等会就给你放气,去玩吧”过了大概有2小时,刘萌萌看着小萱确实不舒服,走到她身边帮她把空气抽了出来,给她讲了一会故事,看看已经中午了,对小萱说:“差不多了,该给你灌回去了,不然你爸爸妈妈要说我了”小萱正在看着动画片,一听这个马上哀求到:“刘老师,晚一会好吗?那样很的好难受啊~”“那好,再让你休息2个小时,3点钟跟我去那个房间”小萱点点头,2个小时飞快而过,3点钟小萱又来到了调教室躺好。刘萌萌把甘油灌回了她的膀胱,堵上了塞子,对她说:“以后只要你听话,我在家的时候你就不用憋尿,我们还能出去逛街,你也不用穿着开裆裤了,但是你要是不听话,我不但不让你尿尿,还得让你多喝水,知道了吗?”看着小萱妥协的表情,刘萌萌满意的笑了。 
另一边,我跟妻子在几大医疗器械公司穿梭着,为小萱找着合适的调教工具,“老公你说小萱会不会恨我们,毕竟是自己的爸爸妈妈,却要这么对她”“没关系,等到对她的开发告一段落,我想她不会恨我们的”说话间,我看到了妻子再跟销售人员询问者什么,走近一听,原来妻子再问有没有尿道锁,我插话到:“有什么啊,你以为这里什么都有啊”销售人员却说:“我们可以定制特殊的导尿管,专门为那些喜欢SM的顾客准备的,比如说带有止回阀的导尿管,再比如说带有传感器的导尿管,可以看到膀胱里的状态,这种导尿管跟膀胱镜的原理差不多,只不过它是一个压力传感,可以测试膀胱压力”“就要测压力的这种吧,需要多久到货?”在得到需要1个月的时间才能到货的答复后,我跟妻子起身往家赶去,回到家开门,却看到了让我们心惊胆战的一幕,这一幕险些让我们后悔终生。 
我跟妻子回到家中,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身是伤,倒在地上的小萱,几近昏迷的她见到我跟妻子回来,只说了一句话:“爸爸妈妈,我疼~”就昏了过去,我的大脑瞬间一片空白,疯了一样抱起小萱,直奔医院。不知所措的妻子只知道一遍遍的念叨是谁伤了小萱,是谁伤了我们的宝贝,我回头大吼:“别说废话,孩子都这样了,先别问是谁!等孩子醒了再说,快去开车”把钥匙扔给妻子,我飞快的向楼下跑去。一路上不知道闯了几次红灯,不知道被路人骂了多少次,我只想着只要孩子没事,我什么都愿意去做,真的什么都愿意。20分钟去医院的路程简直是一种煎熬。 
医院里,医生检查过小萱的伤势之后把我喊去了办公室,没有什么隐瞒,直截了当的告诉我,孩子被侵犯了,至于一身的伤应该是被皮带打得,孩子之所以昏迷是因为疼痛所致,进一步的检查还需等一天的时间。这些话对我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难道是我跟妻子引狼入室害了孩子吗?如果真是这样,那我真……,想到这里我突然想起了不对劲的地方,刘萌萌哪里去了?小萱不是她在照看吗?他人呢?在一连串的疑问过后,我拨通了刘萌萌的电话,谁知道接电话的她明显的是在喝酒,我问她什么时候走的,她告诉我同学聚会,下午四点钟就出门了,好像忘记锁门了。天啊~~这是什么事~在我的一再追问下她说她把小萱绑在了椅子上,并给她喝了很多水,本想让她憋着,结果接到电话她就出门了,把孩子还被捆着的事忘记了。我几乎是用吼得说到:“你给我滚到医院来,小萱被你害惨了”一小时后,满身酒气的刘萌萌赶到了医院,看到躺在病床上的小萱,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久久她才低低说到:“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一通发火过后我也渐渐平静了一些,细细一想,其实这一切的起因还是在我跟妻子身上,是我们害了孩子,不是刘萌萌。这一切的的一切都是我们一手造成的,我找到了妻子说到:“我们停手吧,孩子的伤害太大了,这个阴影真的会影响她一辈子”妻子默默的点头,一句话不说。 
我们辞退了刘萌萌,放下了手头的工作,全心的照顾着孩子,等待着孩子的痊愈,40天,整整40天小萱终于恢复了正常,但是心理的创伤很难抹平,回家后我跟妻子拿出了小萱最漂亮的衣服给她换上,准备送她回学校学习,可就在这时,小萱却哭了起来,问我们是不是不要她了,是不是因为不乖,我们要把她送走,我跟妻子无言以对,小萱说:“爸爸妈妈,我害怕,我不想跟其他人在一起,我想跟爸爸妈妈在一起,就像原来一样,小萱还要当你们的宝贝”这……这突如其来的诉说让我们感到惊讶无比。“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真的不想去上学吗?你真的要呆在家里当我们的玩具吗?”“恩”这次我们在小萱脸上看到的是坚定。 
我跟妻子决定对小萱的调教继续,上次订购的导尿管也终于能派上用场了,我们带着小萱回到了她熟悉的调教室,命令她脱掉了所有的衣服,躺在调教椅上,妻子慢慢地将润滑后的导尿管插入了小萱的尿道,直达膀胱,固定好导尿管之后,我们对小萱说:“这个导尿管跟以前的不一样,带上这个导尿管,你一天都只能呆在这个椅子上,不能乱动,并且每2个小时你就要喝一大杯水,而且我们会通过一个小机器来监控你,知道了吗?”在将压力传感器的外接插头连接到仪器上之后,我们给小萱排空了膀胱,并将导尿管的排泄孔重新塞住。这次小萱对我们的一系列动作都没有了任何的抵触情绪,甚至连祈求都没有,这让我们感到意外,但也隐隐感觉到了不妥之处。在给小萱喝下第一杯水之后,我将电视搬到了调教室,给小萱看她最喜欢的动画片。这时妻子把我拉了出去,低声对我说:“老公~小萱这样是不是不对劲啊~我们的话她言听计从,这跟以前可不一样,而且小萱自从回到家以后再也没会心的笑过一次,难道她对我们失望了,还是记恨我们了~虽然只是个7岁的孩子,但我想她也知道是我们伤害了她吧”我沉默了半天说到:“这次的事情不要再提了,有时间我去跟小萱好好聊聊,我想知道她的想法,如果她真的只是因为怕失去我们的爱才让我们调教她,那我们就终止这个游戏吧,好不好?”“也只有这样了,一会去送水的时候,你顺便跟她聊会天吧,我去做饭了。” 

关键词:郑州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