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ts职业里-东莞ts,东莞cd,调教小说,sm小说

通栏位招租 引爆流量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广州ts 广告位招租 极速引流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可是因为学习不好,没考上大学。在现在这样的社会里,想我这样没有学历的人,找工作真是太难了。偶然一次机会,我发现了女王俱乐部,为了生计我成为了那里的职业女王。我这才发现,这才是最适合我的工作。我喜欢虐待人,羞辱人。这里给了我极大的满足,更好的是它还能赚钱,我想,在所有职业里,这是赚钱最多的。
  男人真是群贱东西,他们愿意被女人奴役,尽管他们比女人强壮,却在女人面前保持跪姿,他们还特别喜欢脏臭的东西,有时候穿了一天的袜子,那味道,我都不愿去碰一下,他们却又闻又舔。这样最好,我正好利用这点,什么都不用作,可以过得舒舒服服的。
  我现在有很多奴隶,他们都是绝对服从我的,不管什么事,只要我命令,他们都会照作。
  有意思的是我的奴隶中很多都是结了婚的,或者是有女朋友的,我不会顾及这些的,即使是在他们妻子或者女朋友面前,他们照样得跪着。他们什么时候接受调教全凭我高兴。
  又到了该收奴隶的日子了,说是收奴隶,其实就是赚点钱。这些贱男人,给我送钱还要求我,一个个捧着大把的钞票,最多也就能登记个名字,谁能真正成为我的奴隶,还要看他们的运气。昨晚,我给王健打了电话,算他幸运。我告诉了他我今天心情好,准备收他为奴隶,让他在晚上9点到我家来。这个狗东西,竟问能不能改一天,说答应了带孩子去打篮球。不是只有你这么一个贱人想当我的奴隶,就是这个时间,来不来你自己看着办!不识抬举。没有等他说话,我一把挂上了电话。我知道回答会是什么。
  晚上9点,我的门准时的响了。
  我并没开门,跪下,把你的衣服脱了,扔到旁边那个火盆里烧掉。我隔着们命令他。
  10分钟以后,我打开门,这个男人已赤裸的跪在门外。
  嗨,晚上好,王健我温柔的像他的情人一样。
  爬进来吧。来向我的脚打个招呼吧。坐到躺椅上,翘起腿。
  王健爬过来开始舔我的脚。他先将我的每个脚趾放在嘴里吮吸,然后用整个舌头在我脚底上刮,我最喜欢这样了。别忘了脚趾缝里,那肯定有好多泥。我提醒他。他马上把舌头申到我的脚趾缝里,一个一个的清理,我的脚趾不停的晃动逗弄他的舌头,当他舔到大脚趾缝的时候,我使劲夹紧脚趾,疼得他嗯…嗯…的呻吟出来。我扯着他的头发狠狠的给了他两个耳光,这么点疼都受不了,还想不想当我奴隶了?
  对不起,主人,贱奴知错了,求您别赶我走。他真的害怕了。
  继续舔!
  看得出来他舔的很认真。大概半个小时以后吧,刚开始时舒服的感觉已经没有了。我收回脚,电视连续剧快开始了,你等会儿再舔,先躺这给我当椅子吧。他爬过去把头放在沙发上,我一屁股坐上去,把全身的重量都放到了他头上,只给他的鼻子留出一点缝隙。我不会为了他老站起来,所以他要想不死在我屁股底下就只有自求多福了。过了一会儿,他的呼吸明显明显的沉重了很多。我不理他,照样看我的电视。
  我的确感到他很幸运,今天只有一集。我起来的时候,他的脸已经憋得通红了。真不知道,再长一点他还有没有命。
  好了,现在正式开始了。
  王健重新跪好,我在他面前坐下。
  我美吗?
  美,主人是世上最美的,象天使一样。
  那你爱我吗?
  是的,爱。
  有多少?我用脚摩擦着他的生殖器。那东西硬得像石头一样。
  我爱您胜过一切。
  真的?一切?胜过你的妻子和孩子?
  是的,是的。
  你会为了我离开他们吗?
  是的,是的,只要您一句话,我随时可以离开他们。
  可我对你只会像狗一样,比如把你琐在床边的笼子里呦。
  我愿意,我愿意为您作任何事。
  任何?
  任何。他不加思索的回答。
  好,你愿意为我舔腋下吗?
  愿意。
  你愿意喝我的洗澡水吗?
  愿意。
  你能喝干净我马桶里的东西吗?
  是的,我能。
  甚至我在里面撒了尿?
  甚至您在里面撒了尿。
  我犹豫了一下,然后继续。
  甚至我在里面拉了屎?问完这句话,我开始兴奋起来。
  他沉默了10秒种,然后坚定的点点头。对,甚至您在里面拉了屎。
  你愿意闻我的屁吗?
  他已经完全没了灵魂,是的,愿意。
  我发现他的生殖器一直坚挺着,顶端还开始流出透明的液体。随时都有#喷水#出来的可能。我用脚沾了沾那液体,然后伸到他嘴里。尝过你自己的东西吗?
  你愿意作我的厕所,吃我的屎吗?
  他含着我的脚,吱吱唔唔的哼了几声,听不出来说什么,但我能肯定答案是什么。
  你说什么?我故意戏弄他。
  他含着我的脚,尽全力想把话说清楚,可我的脚在他嘴里,怎么也不会方便。我一便一便的问,他一便一便的重复,越来越清楚了,最后他真的含着我大半个脚说出来,我会完全的成为主人的厕所。我满意的笑了。
  你要永远记着你今天说的话。我给他带上项圈和贞**带。现在你就正式成为我的奴隶了。今天我会给你一些特殊的训练。
  我把他牵到卧室,来,我要给你一份珍贵的礼物。这也是你向我表示衷心和证明你刚才的话的好机会。好好表现吧。他只是不停的点头。
  知道我为什么第一次就让你吃我的屎吗?因为我要让你明白,我在你之上,你在我面前永远卑下的,卑下到吃屎的地步。你唯一能作的就是服从我的命令,即使我让你吃屎。
  奴才明白,奴才会遵从主人的任何命令。
  那好吧,就要开始了,不过在这之前我还要警告你,屎拉到你嘴里以后,你可能会恶心,但我希望你忍住别吐出来。如果你觉得没问题就跪到我屁股后面来。一点也没犹豫,他从我的胯下钻了过去,在我背后跪好。
  我脱下内裤,往后坐下去,王健赶紧用脸接住,我让他张开嘴,在他脸上蹭了蹭,把后面对准了他的嘴。他脸上肉还不少,挺软的,坐在上面还挺舒服,比我们家的马桶好多了。
  我要拉了。我用脚后跟踢了一下他。他舔了舔我的后面表示没问题。说实话,我都两天没拉屎了。其实我本没打算让他吃屎,只是看他这么贱,突发奇想。这样正好,这么多屎够他受的。这样在人嘴里拉屎的感觉真是不错,我喜欢。我感觉第一条已经从我的后面里挤出来了。王健尽力将嘴张大,不过我看他天生就不是当厕所的料,也加上两天的积蓄多了一点,我只拉了一条,他的嘴里就已经满了,我站起来回身看他。只见他两腮鼓鼓囊囊,嘴撅得老高,还从里面露出个棕色的头。这样滑稽的样子差点让我笑出声来。含着别动。我纵纵鼻子,说实在的,那东西的味道真是不敢恭维,我离着这么远都感觉挺恶心的,不知道他含在嘴里是什么感觉。
  知道你嘴里是什么东西吗?我抬起一只脚,把鞋脱了。他双手握住我的鞋,我把脚从鞋里拔出来。把鞋举到你面前吧。他一切都随着我的命令行动。喂,拿近一点呀,这样你会看得更清楚。他又将鞋靠近脸一点。我转身蹲向他手中的鞋。看清楚了,你嘴里的东西就是这个。我继续排出剩下的粪便。看来我这两天真是有了不少存货,等我拉完,这个高跟鞋已经装满了。我又转身看他,他的表情好像看一件稀世珍宝般的陶醉。
  怎么样,漂亮吗?他嘴里堵着我的大便,说不出话来,只是拼命的点头。
  臭不臭?他摇头。
  那香吗?点头。
  那就多闻一会儿。他低着头,使劲的呼吸着我大便上散发出来的气味,他的鼻子几乎贴在屎堆上,看着真象恨不得把鼻子埋进大便里的样子,我站在他面前几乎笑得直不起腰来。帮他一把,我抬起一脚踢到他手中那只鞋的鞋底上。顿时,他整个脸都埋近了鞋里,鼻子被大便包了个严严实实。哎,这回鼻子里都是了,想不闻都不行了。我看到他的喉咙不断的抽动,想是要吐了,不过几次以后还是忍住了。算他识相,这可是我的卧室,他要敢在这吐出来,我不扒了他皮的。
  好了,谗了这么半天了,吃吧。
  他把嘴里的那条认真的嚼了嚼,咽下去,然后把高跟鞋放在地上,开始像狗一样吃起来。我不时在上面用脚采他的头,他的整个脸已经被大便涂成棕色的了。
  过了一会儿,不知道他吃到了什么,他停下皱了皱眉,这逃不过我的眼睛。干什么你?不好吃吗?你以为这是什么?这是我的屎,知道吗,我的。你这条贱狗,你贱得连我的屎都不如,知道吗。我的屎对你来说是多高贵的东西呀,你得对它比对你爸你**还尊敬,知道吗。你只有崇拜的份,懂不懂?还挑三拣四。告诉你,你不把这些都吃干净了,就别想再进这个门!!!我一边骂着他,一边使劲抽着他耳光。因为他脸上满是大便,我不想用手碰,所以脱下另一只高跟鞋作刑具。他一下也不敢躲,只有一边哼哼一边不停的磕头。等我打累了,我把手里的高跟鞋往他身上一扔,继续吃!然后自己躺床上。
  半个小时以后,他把我鞋里的屎都舔得干干净净,一点也看不出来沾过屎了。他把过来,向我报告,主人,贱奴吃完了。我坐起来看看鞋,吃得还真干净,真是只馋嘴狗。
  呦,瞧瞧你这个小脏脸,让姐姐给你洗洗吧。我现在真的感觉他是我的一只宠物了。我把他牵到厕所,来,躺下。我跨到他脸上,嘘,嘘…我尽一切的方法羞辱他,但越是这样,他的生殖器就越是竖得老高。
  我的尿浇下来,看来刚才吃了那么多屎是渴着了,他张开嘴想接我的尿喝,这是给他洗脸用的,怎么能给他喝呢?我不断晃动身体,把尿浇了他满脸。
  尿撒完了,他的脸也查不多恢复本色了。你不是想喝我的尿吗?把地上的都舔干净吧。你要是还想洗洗,就用马桶里的水洗吧,不过你洗完之后得把里面的脏水都喝了。然后把我房间里所有弄脏的地方都收拾干净。我回客厅等你,你一会儿过去。王健磕头说是。
  过了不久,王健跪到我面前,报告主人,收拾完了。
  行了。怎么样,今天对我的服务还满意吗?
  谢谢主人,谢谢主人,今天我真是太荣幸了。
  那好吧,看来这是个公平的交易,你把钱放在桌上就可以走了。
  王健恭恭敬敬的把一厚厚叠钱放在桌子上,然后爬向门口。我拿出惯用的那把尺子量了一下,还不错,多给了半厘米。我的奴隶一般都会多给我一些,因为如果他们万一给少了钱,哼哼…后果他们知道。
  哎,这双鞋你要不要?反正我也不会穿了,看你今天表现不错,便宜你,1000块钱。
  多谢主人,多谢主人。王健马上爬回来,给了钱,如获致保的抱起那双盛过大便的高跟鞋。
  等他爬到门口,他停下了,也不敢站起来,就对着门跪着。有一分钟的时间。我有点奇怪,你怎么还不走?

关键词:东莞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