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街女为了洗白在东莞的那段经历,做了处钕M修补

为了洗白在东莞的那段经历,林晗煞费苦心地改了名字、戒了不良习惯、做了处钕M修补。

20岁那年,我从陕西的一所旅游学校毕业,晃荡了大半年也没有找到正经工作。一天,高中同学小萍和我聊QQ说,她在东莞一家酒店打工,一个月挣6000多元。我当时就心动了,请她把我也介绍过去。

8_150120155849_1.jpg 站街女为了洗白在东莞的那段经历,做了处钕M修补 站街女


在东莞厚街镇的一家餐馆见到小萍时,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她身着短裙、黑色S袜、高跟鞋,挎着小巧的手袋,手里还夹着一支香烟。从她浓妆艳抹的脸上,已完全看不出曾经那个清纯朴实的黄土高原妹子的模样。


小萍只说她在一家星级酒店当服务员,具体做什么工作,她并没有说太多。小萍问我想不想进酒店,如果愿意,她找领班问问。那段时间,老家要盖房子给哥哥结婚,需要用钱。我说,只要不是在工厂干,什么工作我都能接受。



进入小萍工作的酒店,我才知道,其实她是做特殊行业的。她口里所说的领班,就是酒店的妈咪。小萍似乎早就预料到我会愿意接受做这行,也没费太多口舌劝我,只是心照不宣地开始教我一些入行的注意事项。当她知道我还是处钕时,特意跟妈咪商量了一下,把我安排给了一个有“处钕情节”要求的客人,把我卖了一个好价钱。



在外人看来,许多做这行的女孩都是被骗或被“逼良为娼”,其实是对这行的误读。从事这行的,大多数人都是心甘情愿的,要么是嫌打工太苦太累,好逸恶劳;要么是爱慕虚荣,觉得做这行轻松,赚钱又快,于是就入行了。



刚开始做这个,我有很大的心理负担。小萍劝我说,做这行吃的是青春饭,只有抓紧时间赚钱,过几年回家乡去做点小生意,“洗白”了嫁个好人家,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为了不让家里人生疑,我不敢把所有的钱都寄回家,仍只是按以前的工资标准,每月寄个两三千回去。父母用我寄回家的钱盖了新房,哥哥也娶了媳妇。爸妈打电话来,夸我是家里的大功臣,乡亲们都羡慕得不得了。



我虽然赚到了些钱,但做这行把身体搞垮了,得了不少病,每个月来亲戚都十分痛苦。由于有一些客人拒绝用安全T,导致我一年之前做了两次人蓅。


后来,扫黄越来越严,经济形势不太好,赚钱也不那么容易了,我决定改行。


为了“洗白”,我对自己进行了严密的掩饰和包装。我强迫自己改掉了在酒店时沾染的一些坏习惯,比如说话爆粗口、抽烟、化浓妆。我还报了电脑培训班,学习办公软件。加上这些年见多识广,我很容易就在化妆品公司找到一份前台的工作。



2014年春节前夕,我回到家乡,一回去就被父母逼去相亲。在亲戚的介绍下,我认识了在当地一家国企的技术员,并互相留了联系方式。没想到,他竟对我展开猛烈的追求,我们很快就结了婚。


丈夫是个老实人。婚后,我拿出一部分积蓄,在西安开了一家服装店,实现了当年的愿望。


为了彻底隐瞒我在东莞的那段经历,我还偷偷去医院做了处钕膜修复。新婚之夜,丈夫见在外面打拼多年的我居然还是处,感动得像捡了个大宝贝。


关键词:站街女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