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ts来到了阳光明媚之中

通栏位招租 引爆流量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广州ts 广告位招租 极速引流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你不来,花一样会开

你来了,花就笑了

俺家门口的花,开了”

——题记

四月,陌上花开,穿上一套民族风的裙装,扮靓一个早春的节气,我信步走出我的蜗居,随着清翠的鸟儿的吟唱,来到了阳光明媚之中,沿着那条盘山路,寻一片绿意盎然,探一缕花香怡人。

那条盘山路,是通往大连著名的棒槌岛国宾馆唯一的山路,柏油马路的两旁,自然是园林绿化的重中之重,沿途建筑物除了民居,还有不知道什么人才可以拥有的别墅,而一到四月份,你就会见到桃花掩映的人家,杏花斜倚的栏栅,昨日,我看到一座别墅的篱墙之外,那株桃树又抛开其它开花的树率先泛起红晕,远远望去,犹如云霞飘落尘埃,于是,赶紧举起手机拍下那美艳芳姿,并在《简书》日更文中写道:

“你不来,花一样会开

你若来了,花就笑了

俺家门口的花,开了”

山坡上有一只大鸟落在树叉上,它的叫声真好听,可惜它长得不很好看,全身黑色,形状好像是麻雀的放大版,而正午的阳光透过树木的缝隙,从山顶投射过来,那时候的情景,仿佛是一幅铅笔的素描,一种别样的美丽,让我不禁觉得内心酸楚,那个他啊,曾经沧海难为水,真的让我很伤心,我之所以写下上面的诗句,完全是因为突然之间想起了那个他,与我共同生活了近二十年的孩子他爹,似乎不应该这么想了,因为他已经属于另外一个女人。

“又是清明雨上 折菊寄到你身旁

把你最爱的歌来轻轻唱

我在人间彷徨 寻不到你的天堂

东瓶西镜放 恨不能遗忘

又是清明雨上 折菊寄到你身旁

把你最爱的歌来轻轻唱”

不知道为什么,许嵩的这首歌我十分喜欢,也就揣测能够写出这样的歌来的人,他该有过怎样的经历,那样年龄的一个歌手居然写出如此凄美的歌,他的心里该有多么的痛,他的曾经该是怎样的刻骨铭心,大约爱情都是脆弱的,脆弱的人,脆弱的情,却是这样坚持的爱恋,我以为忠诚于爱情的只有女人,原来,男人也是。

四月,陌上花开,春天来了,诗人海子曾经用最豪放的心情吟诵:“春天,十个海子全部复活”,“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然而,海子这样一个天才诗人,他真是让人忧伤的诗人,正值青春年华,为什么要选择死亡?

我的心情在淡淡的惆怅中觉醒,曾经不愿再写散文,因为总有百家号的作者在第一时间抄袭我的文章,而且常常是多人抄袭,诸如《我欲踏花,归隐山林》,诸如《静静地做自己,让世界发现你》,诸如《踏花归来》,诸如《我曾踏花》,说来惭愧,我自称诗人,可是写出来的散文总是比诗歌要抢手,你看,我的诗歌被百家号作者抄袭去的大约只有这么一篇,名叫《我愿陪你,泛岁月的涟漪》。

那是一篇散文诗,是我爱着某人时所作,那也是我人生中的一段难以忘怀的农村创业经历,一个高校女教师与儿子一起创办农场的壮举,一个不后悔的传奇,但是,曾经有个网站站长说我的诗歌没有散文写得好,那时我是他们网站的优秀作者,为了争一口气,我暂停使用“踏花归来”这一笔名,而用“点点星辰”这个笔名,转而向散文在线投稿,(因为他的网站给了踏花归来优秀作者的称号,不想沾他的光,换一个笔名重头再来),结果,在散文在线网站成绩也不差哦,2015至2016连续两年的时间里,散文在线的诗词歌赋和散文诗两个栏目,几乎天天头条都是我呢!

百家号那些抄袭者,维权我无力,只有随便你,我的心情你拿去,或者可以荡涤你污染了的心灵,在这浪涛汹涌的自媒体时代,百家争鸣,礼崩乐坏,我一区区作者,能奈你何,生气不如争气,等哪一天老身也像莫言一样,也弄个诺贝尔文学奖,再找你理论!

写文章就要有信心,不怕被抄袭,百家号已经臭名昭著,正所谓“多行不义必自毙”,老天要一个人完蛋,就先让他自我膨胀;正所谓“一直被抄袭,从未被超越”,就用从前写的这首诗来结束这篇文章吧:

让时光留出一段空白

好让那里鲜花盛开

无意引起你的青睐

只是想让心灵自在

爱情是月光下的雾霾

你永远不知道何时去来

不如采一朵未开的盆栽

夹在书笺未成的独白

一个人走在夜晚的无奈

别怕偶遇的路人多费疑猜

秋天的瓜藤近乎腐败

却有残花黄灿灿地盛开

加上几朵开得热烈的葵花

共我树下不再徘徊

你是怎样地不懂情怀

我却是那么地激昂澎湃

或许没有你的日子里

我的心情会更加愉快

无须借助外在

内心自有蓬莱

你有你的故事

我有我的诗才

似乎为你写得太多

几乎所有毫无意义

就让时光留一段空白

开满一片淡淡的洁白

摒弃徒劳无功的等待

还我一座不染尘埃的明镜烛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