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女装子联盟】

通栏位招租 引爆流量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广州ts 广告位招租 极速引流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北京女装子视频

QQ图片20180719211546.jpg

名额争夺战的第一场,以牧尘毫无难度的完胜陈通而结束,这番交手,也是让得那无数围观者感到有些惊叹,虽说这战斗并未持续太久,但明眼人都是能够瞧出那名为牧尘的少年究竟有多厉害,同为灵轮境初期,台上的两人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却几乎不在一个档次。

“那个牧尘是牧域之主牧锋的儿子吧?的确有些能耐啊。”

“据说当初他可是北灵境中,唯一一个活的了灵路资格的人,只不过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又被驱逐了出来。”

“看这模样,这少年颇为了不得啊,这种能力,就算是在那灵路中,也不可能太差吧?”

“谁知道呢不过就算被驱逐出来了,以他的事,要进五大院应该也没什么难度。”

“……”

北灵场之外,众多的窃窃私语声传开,显然先前的那一场战斗,也是让得很多人开始注意到那一个曾经在北灵境中掀起了一些动静的少年。

牧尘对于那些投射而来的各色目光倒是并未在意,回到东院的席位,而此时那对面西院处,柳慕白面色平淡的起身,走入场中。

东院这边,不少目光也是投射到了面色微微发白的墨岭身上,牧尘也是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后者这才一咬牙,走了上去。

柳慕白眼神淡漠的看了牧尘一眼,然后转向走上台的墨岭,低头整理了一下袖口,道:“自己认输吧。”

墨岭被柳慕白这番气势压得滞了滞,旋即紧咬着牙关,道:“请赐教。”

柳慕白眼神冷漠,摇了摇头。道:“不识抬举。”

面对着柳慕白这番态度,墨岭面色也是有些青红交替,不过对方的实力的确强横,他根就没有其他的办法,这一场战斗,他必输无疑,他现在所能够做的,便是让得自己不至于输的太过的难看。

墨岭深吸一口气,然后双掌紧握,一股股灵力自其体内涌出来。感觉着体内荡漾的充盈力量,墨岭这才稍稍有了一点信心,一步跨出。率先采取攻击,迅速的直奔柳慕白而去。

墨岭的实力,其实已经算是相当不错,即便是在北灵院天届之中,都是能够排名靠前。但他也很明白,眼前的柳慕白,可是这些年来,一直霸占着北灵院最强学员的名头,根无人能够将其撼动。

面对着这种对手,如果不一开始就全力以赴。恐怕他根就没有丝毫的胜算。

柳慕白眼神漠然的望着急冲而来的墨岭,身体微微前倾,旋即仿佛是有着一道低沉的爆炸声响自其脚下传出。而其身影,则是在这一瞬间,化为一道红光暴掠而出。

他的速度极快,墨岭甚至只能够见到眼中红光闪现,然后便是惊骇的见到。柳慕白已是出现在了他的前方,而后一只修长的手掌轻飘飘的拍出。根就容不得他有防御的时间,径直的落到他胸膛之上,紧接着,灵力犹如火山般喷发而出。

砰!

低沉之声响彻,先前还呈现前冲姿态的墨岭,瞬间倒飞而出,一口鲜血喷出来,狼狈的在地面上搽出一道长长的痕迹。

哗。

这一幕,直接是引起了众多的惊哗之声,那实力达到灵轮境初期的墨岭,在柳慕白面前,竟然真的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好恐怖的实力。”苏凌他们咽了一口唾沫,这北灵院最强学员,果然名不虚传。

牧尘也是盯着场中,在先前柳慕白出手的时候,他的眼神微微凝了凝,后者那种速度,竟是并不逊色于他,这柳慕白,的确厉害。

“唉,根就不是一个层次的。”一旁的陈帆他们也是叹了一口气,正如先前牧尘与陈通一般,眼下的墨岭与柳慕白,也完全不在一个等级。

场台上,柳慕白漠然的望着那狼狈不堪的墨岭,嘴角划过一抹不屑,就欲转身而去,这种碾压战斗,根就没半点爽感。

“等等。”

有着嘶哑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柳慕白皱着眉头转过身,只见到墨岭搽去嘴角的血迹,有点摇晃的站起身来,他咬着牙,道:“我还没认输。”

柳慕白的眼神,缓缓的阴沉下来。

在柳慕白那阴沉的眼神中,墨岭再度调动体内灵力,对着前者暴冲而去。

嘭!

依旧是一道低沉的闷声,柳慕白身形闪电般的出现在墨岭右侧,一记鞭腿,犹如横扫而出的长枪,狠狠的甩在了墨岭腰腹之上。

噗嗤。

墨岭再度被击飞,鲜血喷出来,显得极其的狼狈。

然而就在众人惋惜低叹间,却又是惊愕的见到,那墨岭紧咬着牙关,再度颤抖着站了起来。

“呵呵,好,骨头真硬。”

柳慕白见到墨岭死死的纠缠着他,也是怒极而笑起来,这一次他没有再给墨岭主动出手的机会,脚掌一跺,身形率先暴掠而出。

砰!

墨岭的身体,直接是被柳慕白一掌轰飞。

砰!

而还不待墨岭站起身来,柳慕白的身影,已是再度掠出,眼神阴寒间,一脚踹在墨岭腰间,将其犹如垃圾一般踢出数十米。

无数人望着场中那在柳慕白攻击下狼狈不堪的墨岭,然而即便是如此,那少年依旧是紧咬着牙关,虽然他的面庞极为的惨白,但他却是死活不肯认输。

“好倔的小子。”

一些人暗暗叹了一声,虽说墨岭的实力远不如柳慕白,但这种明知不是一个层次,但依旧还与之对战的勇气,也的确令人有些惊异。

东院这边,所有的学员望着那在场中被踢来踢去,却死活不肯认输的墨岭,都是沉默了下来,一些学员偏过头,有些不忍再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