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ts清雅】战帝回应

通栏位招租 引爆流量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广州ts 广告位招租 极速引流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201802251519557392103161_副本.jpg一念生,百世枯寂。眸光转,沧海桑田。”

天地尽头,那模糊而庞大的身影开口,盘坐在那里,如同活在过去的岁月中,俯瞰上界三千州。

这是一位战帝!

他在太古称雄,缔造神话,开创了帝族传说,是一位无上的古老存在。

谁也没有想到,他还活着。按照骨书垩记载,他早已坐化在时间长河中,成为尘与土,怎能又出现?

这是不可思议的一幕,让人难以相信!

战帝,君临天下,曾经征战三千州,傲视九天十地,沐浴无数巨头的血而奠定无敌威名的至高存在。

昔日辉煌种种,但要提及,各族莫不颤栗,这是一个活着的禁忌与传奇,一旦出世,谁与争锋?

都言他死了,早已成为定论,可是今日他却又再现上界,让诸神心颤,莫不胆寒!

“大梦百万秋,平生谁先知?”

这一边,漫天都是璀璨符号,老天人盘坐虚空中,映现诸天,三千大界随他而转动,无数神魔浮现,围绕着他诵经,将他衬托的如同至高神。

这亦是一个禁忌,由人而天,缔造上界皇族,征伐诸天,沐浴众神之血,开创太古辉煌!

两者形成鲜明的对比,一个模糊暗淡,一个照耀古今未来。

两人一见面,还算平和,并未立刻激烈大战,如两口太古铜钟出土,抖落岁月的尘埃,发出道音。

“你的路偏了,忘记了怎样修行。”老天人开口,语意桑仓,但却非常宏大,整片血色平原,方圆数十万里都在回荡他的声音,甚至震动向魔州。

仅一瞬间而已,这天地中无数强大的存在被惊动,尤其是魔州方向,许多人惊悚,有天神脊背生寒。

“老天人复活了。”有教主轻语,神色凝重,带着颤音,魔州大地都仿佛颤栗了。

瞬息,血色平原的老天人身影仿佛跨越时空,被各方感知,无数的目光投向这里,莫不心惊胆颤。

“人生与修行,就是不断纠正自己的错误,谈什么忘与偏。”战帝开口,模糊的虚影更加磅礴了,宏伟而巨大,占据满天地。

他的声音很平淡,但是却如闪电,击穿天地,横跨广袤山川,震动了苍茫大地,让众生皆瑟瑟发抖。

战帝再现!他还并未进入血色平原,那模糊的身影只是法相,真身还在魔州,这样开口自然更加震世。

魔州无数古教都听到了,所有生灵全部发毛。

“他……依旧活着!”

“战帝,还在世间!”

天神发出颤音,这样的话语足以道明了一切。战帝风姿,无以伦比,即便千百世不出,被认为早已死去,而今才显化,便立刻震慑天下。

“人之所以痛苦,只因追求了错误的东西。”老天人话语低沉。

“路有错,并非错。当你认为做踏过的路,皆对,才是最可怜。”战帝回应。

“心中装满自己的看法与想法的人,永远听不到别的声音。”老天人说道。

两人针锋现对,道不同,路不同,心中所念更不同。

“轰!”

刹那间,乾坤颤栗,血色平原震动,方圆数十里隆隆摇动,出现黑色的大裂缝,山海齐动,日月将坠。

这是两人间的无形场域,透过时空,交融在一起,发生了一次轻微的碰撞,可却造成了这样可怕的结果。

此时,不要说石昊与云曦,就是远古战场中的白骨真神、金刚魔等,都胆寒,全部蛰伏,大气都不敢出。

这是怎样的存在?一念间而已,场域波动,就造成这般可怕场面,若是发威,谁能想象!

战帝,战者无敌,战中之帝,纵横一生,所向披靡!

老天人,缔造不败神话,纵贯古今,天下难逢抗手。

这样两个人相遇,这是一个时代的大战,是古来少有的巅峰对峙,他们的一举一动都注定要载入上界古史中。

“自以为拥有道的人,其实是被道所拥有。”战帝开口,其音如雷,震动莽荒,压迫天宇,让日月齐颤。

他已经动了,真身在横渡魔州,接近血色平原,而也正是因为如此,整片魔州疆域无尽无穷,广袤不知道多少万里,此时却在轻颤。

压抑的气息,笼罩所有人的心头,众生惊悚,许多生灵忍不住跪拜了下去,朝着天穹顶礼膜拜!

这就是战帝,出世后,形体一动,天地皆共鸣,魔州大地上数不尽的生灵交感,对其叩首。

“你我都在寻道,谈何拥有。”老天人回敬。

他浑身发光,一缕又一缕血气蒸腾而起,从毛孔中冲出,瞬息震动天上地下。

“天啊!”

众神胆颤,全都恐惧,感觉到了一股莫大的压力在血色平原浩荡,而后席卷魔州与天州,震动四海。

许多人难以置信,一些巨头倒吸冷气,神色僵硬,不自禁的倒退,胸膛剧烈起伏。

透过秘宝,通过巨大的通天法阵,他们见到了那一幕,全都有一种源自灵魂的悸动。

在那血色平原上空,老天人透出的一缕又一缕血气,扭曲了空间,割裂了苍穹,让时空都仿佛紊乱了。

可以清晰的看到,以他为中心,一道又一道虚空大裂缝出现,他仿佛不是存在这一世中,而是在千百世前,撕开虚空,降临在此。

那种景象太过恐怖,恍惚间,人们仿佛看到一条时间长河贯穿虚空大裂缝,而他盘坐在畔。

他……究竟在哪里,是复活了,还是在古代显化神威,作用到了这一世?

这是不少人心头的疑问,感觉双耳轰鸣,嗡嗡作响,大道之音贯入脑海中,不由自主的发抖与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