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在你们身边

通栏位招租 引爆流量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广州ts 广告位招租 极速引流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冲进来的人全都发抖,脸色苍白,难以相信这一切,怎么会这样,最终竟会是这个结局。

秦怡宁大叫,差点昏死过去,扑到近前,抱住石昊的躯体,泪水模糊了双眼,大声哭喊,心如刀绞。

“昊儿,我的昊儿,你不要死啊,怎么会这样?娘对不起你啊!”

她抱着石昊,身体在抖,难以站立,回思过往,想到这么多年来的所有,她心中满是伤痛,无比悔恨,错过了太多,一直不曾在长子的身边,最后又要这样死别。

石昊胸部淌血,即将死去,他也很伤感,舍不得这一切,安慰自己的母亲,不要难过。

“昊儿,你不要离开娘,不要死啊,真的不要……”秦怡宁满脸泪水,当年就没有照顾好石昊,他那么幼小,一个人在武王府,被人血淋淋的挖走至尊骨,承受了 太多的苦难,何其不幸?后来,流落石村,自此一别十几年,分隔在两个大域,从来没有照顾过。而今,竟又如此,悲剧又一次上演,眼睁睁的看着,却不能救治。

“至尊骨呢,还回来,快啊……帮昊儿接上,不要他死啊。”秦怡宁哭喊,撕心裂肺,怎能如此,长子没有被移植仙骨,反倒将自己的骨送出,何其的凄凉啊。

“已经晚了,石皇体内的至尊血不够多了,难以滋养此骨,而今离体后,便是再送回去重新接上也无用了。”张仲说道。

“不……”秦怡宁双目无神,痛苦难当。

“母亲,你不要伤心,那块骨对我来说也已经没有任何效果了,救不了我,送给弟弟吧。”石昊安慰。

“是娘的错,因此迟疑,错过了植骨的时间。”秦怡宁抱着他,放声大哭,充满了悔恨,她舍不得长子,也怕次子因此而殇,一直犹豫,结果时间过去,便是想植入仙骨都不行了。

“母亲,你不要自责,这怎么能怪你。怎么能要弟弟的骨,我是不会同意的,怎能拿他的命去赌,我自己经历过这些,不会让他经历我所受过的苦痛。”石昊轻语,嘴角溢血,脸色越发雪白。

石子陵站在这里,近乎木然,虎目中不断有泪滚落,口中喃喃着:“错在我们,一再迟疑,错过了时间,是我们的错啊,这将会成为我一生的痛与遗憾!”

“父亲,不要说了,你们这样只会让我难受,真的与你们无关。”石昊鼻子发酸。

他并不怪两人,一是他绝不会要那块骨,二是他也曾想过,如果自己有两个孩子,将做这种选择时,会怎样?那无疑充满了痛苦!

他知道,这几日父母度日如年,饱受折磨,虽然迟疑,错过了植骨的时间,但这不应算他们的错。

“我的昊儿,娘对不起你,真的好悔恨啊,这将是我一生的痛,难以原谅自己。”秦怡宁悲痛欲绝,指节发白,身体踉跄,难以稳住。

石子陵双目带着血丝,低沉地咆哮,回想这些年来的经历,恍若一梦,充满了自责,有无尽的悔恨。

他与秦怡宁觉得愧对长子,留下了太多的遗憾,这是今生第二次,看着他衰弱,将要离世而去。

“没有为昊儿植入仙骨,他反倒将至尊骨给了弟弟,这是何其的凄凉……”石子陵与秦怡宁难以自抑,话语悲怆。

“父亲,母亲,这一切真的都不怪你们啊,将那块骨送给弟弟,也等于我生命的延续,53BFCB8E5FD22B829300E8B8169904BF.png。”

听闻此话,夫妻两人心中更伤,泪水长流。

石子陵嘶吼,满头黑发疯长,如同入魔了一般,发丝垂到地面,他眼中神光爆射,道:“想我石子陵,前二十年,快意恩仇,纵横天下,无所忌惮!这十几年,被 困不老山,竟斩掉了桀骜,磨掉了锐气,葬掉了本心。此生有憾,自这一日后,我要癫狂,此生定要覆灭仙殿,扫掉七神所在的传承,在此立下血誓!”

他咆哮着,握紧了拳头,背后一杆金色的战矛浮现,直指长空。

无论怎样,都改变不了这一切,石昊生命无多,谁都没有办法挽留。

石村的人眼睛早已红了,围在近前,全都胸膛起伏,呼吸急促,握紧了拳头,他们恨不得仰天大吼。

“孩子……”

他们低语,热泪滚落,他们知道,再也没有办法了,石昊将至尊骨都取了出来,失去了最后的希望。

“我想杀人!”石林虎咆哮,石昊没有得到仙骨治疗,反倒失去了自己的骨,让这位大荒中走出的汉子想大哭。

其他人也如此,二猛、大壮等差点暴走,若非石昊呼唤,不让他们乱来,必要出乱子。

“孩子!”族长石云峰拉着他的手,想说什么,却说不出口,满是皱纹的眼角,只有老泪滚落。

“哥哥……”秦昊站在一旁,轻唤了一句。

“好好的活着,珍惜所有,照顾好父亲、母亲。”石昊点了点头,平静的说道。

“我会成为最强的一列人,保护好他们。”秦昊说道。

石昊看向张仲,道:“神医,有把握吗,可以平安的接骨吗?”

张仲点头:“若是旁人肯定不行,有很大的危险,但二公子应该没有问题,他体内早已蕴生出至尊血,在滋养仙骨,而今自然也可以滋养这块骨。”

体内有神血,自然可以接骨,石昊是因为体内多了那些绿铜锈般的符文,而且至尊血耗损的严重,所以接骨有危险。

石昊蹙眉,道:“虽然是至尊骨,远胜其他骨骼与血肉,但上面还是沾染上了少许诅咒,一定要小心。”

“这不是问题,二公子体内有完好的仙骨,可以磨灭那少许符文。”张仲说道。

“那快去进行吧。”石昊说道。

那块骨莹白透亮,虽然缺损严重,且充满裂痕,是硬拼接在一起的,但依旧熠熠生辉,绽放仙光。

然而,它带着血丝,有点凄艳,看在石村众人眼中,是那么的刺目。

“何其不公,何其悲凉!”石子陵、秦怡宁全都难以接受,抱住石昊,哽咽着,说不出话来了。

张仲带着秦昊还有那块骨离去,大殿中一片愁云惨雾,众人心伤,不能平静。

战王、鹏王、明王等上前,默默为石昊检查身体,贯注神力,延长其生命。

“怎么会这样?!”萧天、九头狮子、夏幽雨等全部冲来了,他们听到了消息,倍感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