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受重创

通栏位招租 引爆流量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广州ts 广告位招租 极速引流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石昊主动补充,这表明了一种态度,看着那锁困的空间,他心绪起伏,迫切希望破开,见到父母。

小塔轻轻一震,一片霞光洒落,令那神灵法阵敞开一条路,它散发光晕,裹着石昊,进入阵中。

这里精致优美,有一个湛蓝的湖泊,一片古建筑,一块竹林,灵气浓郁,近乎液化。

“与武王府的一角布局一样!”石昊看向最深处,那里是一些房屋,是他幼时居住过的建筑风格。

“不对,那里有古怪!”小塔轻语,这法阵深处还暗藏其他符文,尤其是最里面那一块区域,很特别。

“今日你破开封印,放出那生灵,还想来此,我不会让你如意!”五行山的神念波动传来,充满怒火。

“小气,我只是带走两个人而已,何至于此。”小塔满不在乎的说道,它想带走人,对方还能阻拦不成。

小塔悬在石昊头顶上方,混沌气流转,所有法阵皆开,石昊如履平地,快速向前奔去。

“砰!”

沉闷的声响传来,有人在用利器切开虚空,一次又一次的尝试。最深处,一对夫妇无比焦急,奋力出手。

隔着很远,石昊就已见到,当时便双眼模糊,那是他的父母,分别十几年,终于再次见到。

他们手持一柄匕首,为虚空兽骨祭成,不断斩破虚空,想要离开此地,但是一次又一次失败,精疲力竭,还在继续。

“父亲,母亲!”石昊大叫。

多年的渴望,只在梦中相见,今日终于重逢,见到了那对熟悉的身影。

他忘不了,当年在石都一战时,石子陵为了他大开杀戒,以黄金战矛怒杀为虎作伥者,愤而反出家族。

也还记得,母亲带着他远走西疆,也不知道远行了多少万里,夫妻二人一路上遭遇截杀,A0778EFF7FCC842C53C780B5B7C631D7_副本.jpg

恍惚还在昨日,父母抱着襁褓中的他,脸上写满了不甘,以手摩挲他虚弱的身体,想为他续命。

他们没有任何办法,一路寻觅,找到石族祖地,想求救,可是却失望无比,两人忍不住落泪,黯然神伤。

最后,他们不得不远走各大太古神山,以身犯险,很可能会随时殒落,却义无反顾去求药,还是无果,绝望而进入玄域。

“昊儿!”

夫妇两人看到他,声音发颤。

几疑在梦中,虽然分别十几年,但是他们确信,这就是当年的孩子,是他们留在荒域的幼儿,而今长大了。

一瞬间而已,两人皆颤抖,张了张嘴,却难以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多年来,一直有心结,不能得见,现在突然相逢,这是一种巨大的冲击,夫妇两人大叫,向前冲来。

这是他们的孩儿,刚才以剑指向神明,傲视秦族,大战四方,只是为了来见他们!

命运多舛的幼儿,现如今长大了,成为一个惊才绝艳、傲视群雄的少年,这让他们心潮澎湃,脸上虽有笑,但也有泪滑落。

这么多年,各种事纷繁复杂,他们难以出谷,今天相见,终于得以慰藉,可是内心最深处也有负疚、遗憾、愧对等,也在爆发。

此时,他们的心都在颤,饱含着感情,含着泪,在呼唤那个名字,喜悦与愧疚等各种情绪,复杂交织。

两人踉跄,快速冲来。

“父亲,母亲……”石昊落泪,这些年来,他只身一人走出大荒,闯出赫赫名,一路嬉笑怒骂,从未有过这般伤感。

自幼时开始,他便很少落泪,长大后更不曾有,但是现在却忍不住,泪珠模糊了双眼,期盼这一日已经很多年。

“孩子,这是我的孩儿!”秦怡宁大哭。

石昊擦泪水,冲了过去。

小塔一震,四方法阵皆碎,成为坦途,不过最中心处还是有古怪,竟有一座祭坛,很是诡异。

有小塔在,无论是什么倒也不用担心,它悬在半空中,守护这里的一切。

踉跄的脚步,带着泪痕的脸,石子陵夫妇二人冲到眼前,心中像是有一团火在燃烧,难以自抑。

“你真是我的昊儿吗……”虽然相信,但还是忍不住发出颤音,秦怡宁摩挲石昊的脸庞,痴痴的看着,泪水成串的滚落。

便是石子陵也是虎目蕴泪,呼吸急促,抓住石昊的双肩,想大笑,但是却有泪水滑落,这一刻,他们喜悦与悲伤,各种情感共存。

“是我!”石昊大声道,任泪水流淌,大声呼喊父亲母亲。

秦怡宁一把抱住他,放声大哭,再也忍不住,这么多年的思念,在这一刻尽情的宣泄,多少年来时常从梦中惊醒,可惜枕畔都是泪。

石子陵也搂住自己的亲子,他没有说什么,只是强忍着自己的情感,身为父亲,本应是一座大山,守护着孩儿,他不想让孩子看到自己软弱的一面。

此时,一家三口相见,有着太多的话语想说,可是一时间又都难以说出口,激动与喜悦占据满了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