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恢复原状

通栏位招租 引爆流量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广州ts 广告位招租 极速引流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鲲鹏还活着?想到这一可能,不光是石昊发呆,就是小塔也咋舌,柳神亦神色凝重无比。

那绝对是一位盖世强者,号令天下,莫敢不从,便是上界的巨头下来,都可能要吃大亏与遭劫。

“不对,只是一缕残念而已,是那天荒大戟自己挟神威而来。”小塔说道。

轰的一声,乱石崩云!

大戟击碎废墟,迅速冲出,并没有在这里多停留,那戟刃上粘着银血,触目惊心,将整体都染的一片银灿而森然。

它破空而去,瞬息无影无踪。

与此同时,地下冲起一道银色身影,几乎被立劈为两半,想脱困,结果那第三杀阵发威,混沌剑芒横扫,他惨叫一声,浑身皆伤,几乎被斩碎,再次坠落进去。

天荒大戟发动后,让这片法阵彻底复苏,更加恐怖了,混沌气澎湃,杀光滔天,让日月星辰都跟着颤栗。

“鲲鹏好大的恨意,难道当年的殒落与这几人有关?”小塔自语。

石昊也有点发懵,这局难道是鲲鹏做的,不应该啊,它死在了太古,残念不可能做出这么大的动作吧?而今也只是残念苏醒,想必马上就要溃散了。

石昊以前以为是截天教所为,不过现在看来似乎又不太像。

“难道是她?”石昊想到了一个人,那个折纸船的女子,还记得她以血写下的苍凉而凄婉的话。

“只剩下我自己了……”

石昊心头有点发毛,这种博弈很复杂,他根本猜不透,层次不够。

“轰!”

天地茫茫,废墟崩溃,混沌沸腾,这里成为一片朦胧之地,难以看清了。

“去看另一地。”小塔控制祖祭坛,显化出药都外的那座山谷。

镜面刚一转换,就有一片刺目的光浮现,绚丽而惊人,那山谷茫茫一片,正在大战,并且有法阵破裂。

“第九杀阵!”小塔心头一跳,一阵悚然,接连两地都显现了这种在上界都可斩杀群神的法阵,十分恐怖。

不过,这座杀阵比起第三杀阵要差不少。

“好惨烈,这是要做什么,祭养那第一灵根吗?”小塔控制祖祭坛,让它更清晰一些。

那里正在大决战,混沌气弥漫,符文密布,密密麻麻,像是诸天星辰一般,每寸空间都是神符,流转无上伟力。

石昊一叹,他当初所见到那上百座法阵早就崩溃了,山谷放大,化成了方圆数十万里大小。

这是一种惊天动地的手段,以法阵拘禁这么广袤的土地,培养一株灵根,而今那些神阵被破,EB6A431DDD24DD7D66B4D67A56092E4C.png

不过,中心地有一座绝世杀阵,散发混沌气,应该就是小塔所说的第五杀阵!

当中有几道人影厮杀,他们每一击都可以破碎数十万里土地,足以斩落下星辰来,不过那种浩瀚莫测的力量被杀阵束缚了。

“噗”

一人殒落,被杀阵格杀,但是他却也因此而自爆,化出本体,并非人类,轰然一声,将法阵击开一道口子。

然而,他爆碎的光与血却没有溃散,迅速倒流,全都没入那片土地,而后中心处的灵根发光,像是在汲取无尽神力与精气。

“好狠,这是布下杀局,坐等人来取灵根,而后斩之,用以献祭给第一灵根,让它恢复当年的神性。”柳神叹道。

禁忌存在,结果成为了上界第一灵根的养料,这实在有点可悲。

“那方圆数十万里,本是荒域的神性所在地,能造出一些真神,结果都被第一灵根将神性汲取走了。”小塔道,神色凝重。

毫无疑问,能掌握上界第一灵根,并将它移栽到此的人绝对强势,可怕的有些吓人。他有恃无恐,不怕别人取走,而且还在此开杀局,斩杀禁忌存在。

不过,此阵已破,在里面厮杀、争夺第一个灵根的两人先后向外冲来,并且一人出手,使那灵根渐渐离地而起,向外飞来。

“当……”大钟悠悠,震动天地,苍穹外一口道钟飞来,降落而下,古朴而神秘,流淌无穷大道奥义。

钟声震动荒域,像是可以逆着时间长河而上,与太古共鸣,与上古共振,拥有时间之力。

“该死的,它终于又出现了。”小塔诅咒。

便是柳神,也露出十分严肃的神色。

大钟这一阵,一片涟漪扩散,看起来很轻柔,但是却影响时空的稳定,击向那两个人形的生灵。

轰隆一声,山谷崩碎,数十万里山川成为飞灰,只有一株灵根,还有两大巨头在那里,别的都被毁掉了。

“这钟好可怕!”石昊悚然。

“我若是没出现意外,哪轮的到它逞凶。”小塔不服。

“这可不是道钟在逞凶,而是持掌它的人在催动。”柳神道。

显然,道钟的主人便是第一灵根的拥有者,已经现身,还想击杀一个巨头,用以祭养那第一灵根。

两人自然大怒,各自施展大神通,对抗钟波,向天杀去。

“啵!”

一人的肩头血花飞溅,被钟波突破进去,险些将半边身子震碎,道钟与其掌控者的合力,至强无比。

“嗡”的一声,苍穹上方,光芒再现,一个混沌盘,十分残缺,一缕缕雾霭弥漫,极速冲来,撞向道钟。

“这些家伙疯了吗,这样死战,不担心让此界崩溃吗?”小塔变色,难道还真要开天,从头再来不成。

“那是因为他们寿元将尽,都已焦急,而今皆需要第一灵根,或者得到超脱篇,不然早晚寂灭。”柳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