犼天笑嘻嘻

通栏位招租 引爆流量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广州ts 广告位招租 极速引流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天有多高,地有多远,少年在幼时常在幻想有朝一rì可以纵横山河间,现在他做到了,可是却发觉这世界之广阔,苍穹之大,超乎他的想象,他还要仰望这乾坤。

这天地之上还有上界,那是怎样的一个地方,是神灵居住的地方吗?石昊问小塔,得到的只是沉默。

他又问柳神,看到的也只是摇头,为什么会如此,他分明感受到,对方似有一种不忍。

荒域怎么了,提到上界,为什么引起小塔、柳神这般回应。

“嘿,小塔,那空间裂缝闪了几下,光束很刺眼,你不觉得那里会掉下来神界中的材料吗?要不要去镇死他?”石昊没心没肺的说道。

小塔不理他,挂在发丝上,一闪一闪的,感应天穹上的气息。

“柳神,你到底是姐姐,还是该称呼你为大叔?”石昊贫嘴,看着前方那团朦胧的身影,没有办法,看不真切,对话也只是用神念进行,不能从声音辨别。

柳神没有回答,只是告诉他留下那护臂,立刻离开,不能耽搁太长时间了,同时又传音孔求己,亦让他做准备。

“这么离开真不甘啊,上赶着来送神灵法器,什么也没有得到,这帮天阶生灵未免太**道了。”石昊咕哝,熊孩子心xìng再显。

当然,最纠结的是二秃子,原本还想修补好法阵,得瑟一会儿呢,顺便要去看梦兰,结果却被告知要离开了。

“梦兰你什么时候出关?”孔求己走来走去,无比纠结,原本光秃秃,都难以化出人身了,不想与当年红颜相见。可经过柳神帮助,他恢复昔rì容貌,又想去重逢了,多年的分别,重新站在天神山上,他心中滋味难明。

“咻!”

像是心有感应,后山那里一道灵光冲霄,带着氤氲雾霭,迅速蔓延开来,而后一声轻吟,若凤鸣九天。

“咦,梦兰出关了。”云沧海惊讶。

与此同时,其他几大族的老辈人物也都露出异sè,这个女子当年风采极佳,也曾让一代人追逐。

便是金鹏族的族主金乱天这等强势人物也注目,看着后山,金sè瞳孔中有湛湛神光流转,像是恢复了一些朝气。

犼族的一位老者更是化**身,不再显化本体,看到别人望来,一点也不脸红,嘿嘿的笑了笑。

“爷爷,我怎么感觉你年轻了?”犼天打趣。

“臭小子一边呆着去,我只是想看一看故人而已,回去别瞎说哦。”老犼威胁道。

“放心,到时候给我一葫芦神酒喝,我见到祖母时肯定什么都忘了。”201802251519557392103161.jpg

“小兔崽子!”犼族之主犼望瞪他。

“错了,是小犼崽子。”犼天纠正。

一道虹光铺展而来,一个女子衣裙展开,随风而动,踏着虹桥来到了近前,怔怔的看着孔求己。

“去吧。”柳神开口。

孔求己一震,是柳神相助他,开启后山封印的古洞,导致梦兰出关?他隐约间猜到了这种可能。

“你……来看我了?”这女子轻语,脸上滑落下两行泪水。

她很漂亮,看起来三十几岁的样子,云鬓高挽,端庄而美丽,今rì相见,她震惊而凄伤还有一种喜悦。

“是,我回来了。”孔求己声音低沉。

“我最见不得别人落泪,重逢不应该喜悦吗,哭什么?”石昊小声道。

“小屁孩懂什么,一边呆着去!”难得的一次,二秃子很霸气,一巴掌盖在石昊的头上,大步向前走去,拉住云梦兰的手。

“我等了你好多年,相信有一天你一定会来找我。”云梦兰哭泣,泪水滚落,模糊了双眼。

当年的孔雀大尊者,搅动起无边风云,今rì年老而归,修为尽失,再次相见,陪同眼前女子一起走向远处。

……

金乱天神sè复杂,摇了摇头。犼族的老族长犼望,一声叹息,挠了挠头,道:“我们都被无视了,到头来,这恶孔雀还是这么的讨人厌啊。”

听到小塔似也有一声叹息,石昊咕哝,表示不解。

小塔没有什么情绪波动,只是说了一段话。

“如是有一天,星空炸裂,乾坤倾覆,只剩下你一个人,虽无敌世间,但到头来却只能回忆,看红颜白发如雪,魂归黄土,看友人倒在岁月中,沉睡墓地,到了那个时候,你便会有相应的心境了。”

“说什么呢?”石昊挠头。

“你若是足够惊艳,也许会有那样一天,举世茫茫,再难见一故人,只有无情大道相伴。”小塔平静无比,接着道:“若是你归于平庸,自然不会有资格品味那种**。”

“乱语!”石昊斥道,并且那手指弹了小塔一下,可谓胆子不小。

“漫长岁月后,也许会有那样一个人,独自站在岁月长河上,回首万古,独伴神道。”柳神说道。

“啊,柳神你别吓我。”石昊惊了一跳。

“又没说你,你急什么?”小塔嗤笑道。

“如果有那样一个绝艳的人,除了我还能是谁?”熊孩子的自信与自恋从来是不分开的,自幼开始,一向如此。

“有什么办法补救吗?”石昊紧张兮兮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