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依旧口吐鲜血

通栏位招租 引爆流量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广州ts 广告位招租 极速引流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数日前,石昊无意中买到“真凰骨”,招惹了摊主阿德,还有他身后的人物正是这两人来了。

他们亦怀疑是石昊买走了四十八株灵药,一直在关注,后来向此地主人询问得到印证,里面的人似乎炼了一炉大药,曾引动天地灵气暴动。

“阿德去将消息禀告给那位,就说这里有人用四十八株灵药炼了一炉宝丹。”看起来很凶悍的中年人说道,他一直在怀疑,卖出去的是一块凰骨,只是被对方调包了,想要报复。

当然他也知道,能购买四十八株灵药的人肯定不简单,故此让阿德去神药门禀告一位大人物,他自己并不妄动。

院中,药鼎发光,一炉金丹将成。

九头狮子等撤去了周围的法阵,不用再为石昊掩饰了,任不再狂暴的灵气涌来,汇聚入鼎。

半刻钟后鼎中传来龙虎啸音,且鼎盖被一股氤氲气顶起,自行滑落一片金光绽放。

“不错啊,这样一炉丹药真是罕见。咦,才只有两颗,少了点别的我也不多说了,给我一颗。”

院子外走进几人,除却阿德与那个中年人外,还有一个年轻人,以他为首,正是他在开口,此外还有几个随从。

大红鸟嗤笑道:“你谁啊,张嘴就想收走一枚金丹,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吧?”

无论是石昊还是九头狮子等都蹙眉,已经看出,这是那个摊主引来的麻烦,这是真小人,毫不掩饰,在那里笑嘻嘻。

“想要一枚金丹?可以,拿二十株灵药来换。”石昊面无表情的说道。

“你不知道药都的规矩吧,动用我药都地下灵焰是要交税的,我觉得你炼出这等金丹,一定消耗了地下大量的灵性物质,故此需要交纳一颗金丹。”年轻人冷笑道。

“你说交税就交税,算什么东西?”大红鸟斥道。

“没错,我说交就交,这药都最早便是我神药门创立的,为规则制定者之一。”年轻人一脸倨傲。

说到这里,他向药鼎中抓去,那里有很多药泥残渣,还有两颗龙眼大的金丹,想一把都攫走。

“砰”

石昊并不想多说废话,一脚踢出,年轻人即便很强大,在同龄人中是一个强者,QQ图片20180602141102.jpg,整个人横飞了出去,跟见了鬼一般,而后咳血昏厥过去。

摊主阿德与中年人都变色,这可真是强龙碾压“地头蛇”,他们觉得不妙。

“你很嚣张,肆无忌惮的行凶,当我药都无人吗?”一辆辇车破空而来,正是神药门的太上长老。

他到了这里后,看到那个被踢的昏死过去的年轻人一眼,没有去对付石昊,而是先盯住了阿德还有那个中年人,目露寒光,道:“挑拨我的后人来此,你们胆子不小!”

“轰隆”一声,一只大手探出,向前覆盖,这是一个列阵境的巅峰强者,那摊主还有中年人大惊,连忙喊叫。

“大人饶命,是此人一次性购买了四十八株灵药,我们想去禀报您,结果没有见到!”

“那也不该撺掇我的后人出头!”神药门的太上长老大手落下,两人当场口喷鲜血,一身修为皆被废了个干净,这两人脸色苍白,无比惨然。

而后,他转过身来,看着石昊冷笑道:“即便我的后人有些不对,也还轮不到你来教训,将你药呈上,自己掌嘴。”

“你真是找死啊。”大红鸟摇头,纵然这个人很强,是一个巅峰王者,但也肯定不是石昊的对手。

九头狮子、火鸦等也都露出冷漠之色,看着此人。

“哧”

石昊伸手一点,一道银芒射出,瞬间洞穿了地上的年轻人,将他的一身修为废掉。

“你……”神药门的太上长老大怒,化出一只土黄色的大手,向前拍来,波动恐怖。

石昊举拳迎了上去,噗的一声,十分干脆,将那只大手震碎,血流如注。

神药门的太上长老脸色苍白,这是什么人,才十几岁而已啊,怎能一上来就废掉他这样巅峰王者的手掌?

“对不起朋友,老朽错了。

”他直接低头,因为他想到了一个可怕的少年,放眼荒域,只有小石有此神威。

他倒也干脆,抱起那个被废的年轻人转身就走。

阿德还有那彪悍的中年,一脸惨白,冷汗不断淌下,修为被废也没有此时见到的景象可怕,连神药门的太上长老都因惧而退走了?

药都中心有一座矮山,号称这片疆域的最神圣之地,上古药神便是在此涅盘成神的,据传地下仙气缭绕,火光腾腾,为天地间的一处“生门”。

此时,矮山上的一口古井,氤氲霞雾蒸腾,直通地下深处,且有一口古鼎在当中沉浮,像是在被熬炼。

而在古井旁,一个灰衣人盘坐,一动不动,仔细看,这是一个女子,肌肤如羊脂玉般洁白,青丝披散,遮住了绝世容颜。

若是有尊者在此,一定会震惊,因为她曾只身一人闯入魔灵湖,带走石毅,如入无人之境。

“前辈,你说借用我神药门的祖井,到时可以答应为我等做一件事,现有人欺凌我神药门,请您出手。”

神药门的太上长老回来后,第一时间寻到这里,一副很恭谨的样子,请这位神秘的灰衣女子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