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ts看不真切

通栏位招租 引爆流量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广州ts 广告位招租 极速引流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少年系尊战将就此落暮丫吗?,”

“这是怎么回事,小石头将石毅镇杀了吗,太模糊了,看不真切,那里具体发生了什么?!”

那片黑色的战场爆碎,场中的波动过于剧烈,摧毁一切,波涛如海,拍烂了角斗场所有基石与栏杆。

尊者皆睁大眸子,运转大神通,密切关注,这实在出乎意料,大石头动用传说中的至尊骨,绽放出“上苍劫光”号称可斩杀世间诸敌,结果却被逆转。

“毅儿怎么能败,怎们能死?!”武王府中石毅的叔伯等震撼,他们声音发抖,脸色苍白,感觉像是失去了一切。

虽然看不清场中的战况,但是那模糊的身影以及痛苦的嘶吼,还是让他们明白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

“重瞳者怎会败,在上古年间天上地下无敌,连神魔都避退,不应该这般落幕啊。”金蛛也在低语,充满不甘,眼中闪过一缕狰狞的凶光。

火皇、石皇、木皇几人,施展大神通,眸子发出符文,望穿虚妄,看到了场中的景象,不禁倒吸冷气。

而这个时候,那如波涛般的绚烂光芒终于暗淡,其他人也能看清了。

“啊,石毅完了,小石头注定胜出!”

人们惊呼,无比震撼。

小石头身体修长,长发披散,有一种君临天下之资,通体都是璀璨与神秘的符号,他撕下石毅的一条腿,鲜血淋淋。

石毅哴跄后退,刚才被禁锢肉身,结果宁愿舍弃那条腿,也要迅速摆脱,自然遭遇了难以想象的重创。

他披头散发,而今只剩下一臂与一腿,血迹斑斑,战衣变得破破烂烂,脸上没有血色,十分苍白。

这个号称神一样的少年,而今很狼狈,几乎被斩!

竟是这样一个结果,他动用重瞳时,两人还是平手,互有胜负,谁都占不到便宜,结果动用至尊骨后却遭遇大难。

“不你是的,终究不是你的!”石昊说道,站在远处,神威凛凛。

这是一个鲜明的对比,两位少年至尊,一个以英气逼人,一个步履摇动,孰弱孰强,就此有了结论。

石毅双眸发光,盯着小石头看个不停,眼中符号闪烁,要将他看个通透。

自始至终,他都觉得对方身上有一股神秘气息,瓦解了他可看透本源的天赋。石毅认为,小石头身上可能有一件十分特别的神灵法器,隔绝了一切。

故此,他也动用自己的神灵宝具——虚空战戟,进行戒备,结果却发现大错特错!

“重生的……至尊骨!”石毅眸子如神电,发出一声嘶吼,充满了痛苦与不甘,竟然判断错误。

大石头明白了,错的离谱!

他想以那块真骨斩掉小石头,以这种最残酷的方式收局,泯灭至尊骨与石昊的最后一丝联系,不曾想却因此而尝到苦果。

谁能想到,小石头天纵之资,令至尊骨涅盘,受到刺激后,再生的真骨恐怖滔天,将原先的真骨克制的死死的!

细细想来,石毅充满了苦涩,是他自己选择了一条败亡的路,若是用重瞳之力决战,不会如此。

“盗取我的骨,不过如此!”石昊说道,冰冷的话语,像是利剑斩来,落在石毅的心中,让他身体一颤,张嘴吐出一口血。

这个时候,石毅不仅肉身剧痛,心中更有一种屈辱,他是重瞳者,在上古年间天下无敌,是一个不败的神话,这一世怎能弱于人?!

域使脸色很难看,连毁两座角斗场,当真是前所未有,“轰隆”一声,一座更为古朴与沧桑的战台出现。

它呈灰褐色,以星辰碎片筑成,最重要的是铭刻有神魔古纹,号称神级擂台中的精品。

“不行,重瞳者不能败,要改变这个结果。”金蛛低语,看向自己的族人,进行低语。

这个时候,战场外早已哗然,这一战若没有意外,当落下帷幕了,大石头显然处在劣势,失去一条手臂与一条腿,难以翻盘了。

这一战应该不会有什么悬念了!

“石毅败了,不行,他是我补天教的弟子,怎能失败?不应该是这个结果!”惜花婆婆眸子中闪烁冷冽的光束。

另一个方向,出现一个老者,白发披散,身材高大,古铜色皮肤,眼若金灯,年岁虽然很大了,但是精神瞿铩,说话跟铜钟时的嗡嗡作响。

“没有找到他的栖身之地,难以寻到他的肉身。”老者说道。

“婆婆,你们有些过了,止于此吧。”清丽脱俗的月婵仙子闻言,蹙了蹙眉头,雪白晶莹的面容上有一丝不满。

“小姐,你不用管。”惜花婆婆离去,来到远空,与老者轻语。

惜花婆婆以动用密语,道:“钟老,那件禁器带来了吗,准备动手。小石头不入我教,将来注定是一个大患,与其放任他成长,不若现在干扰决战,让他败亡。”

“唔,毕竟是天空战场,纵然是从教中带来的上古宝具,若要动用,也不见得有用,有一定的风险。”钟老眸子中出现一缕金色波纹,声音锵锵若锉刀在摩擦。

“小石头不能胜,而石毅加入我教,不管将来如何,现在不能落败!”惜花婆婆眼中凶光一闪而没,语气无比坚定。

天边,神焰腾腾,一个男子居于中心,眸子中赤色火光跳动,有焚毁诸天星辰的景象浮现,俯视天空战场,自语道:“两个少年至尊都很强大,让我吃惊啊。”

“大人,还要动手吗?”在其身后有几个纯血生灵,其中一人开口。

“这两人不能和平共处啊。而且,一会儿多半有变故发生,我们先等一等!”那位“大人”这般说道。

灰褐色的角斗场恢宏而壮阔,悬在这天外虚空中,有淡淡的雾霭,大小石头分处一方,流转恐怖气机。

事实上,这一战没有悬念了,到了这一刻难以翻出别的风浪。

“结束吧!”石昊喝道。

石毅默然,现在还能一战吗?他身体已残,失去一条手臂与一条腿,精气神耗损严重,潜能快枯竭了。

“不甘啊!”他自语,因为重瞳的最高奥义还不曾施展,那是他最大的底牌,可现在还有力气吗?

他有悔意,为什么要动用至尊骨?将自己推上了一条不归路,若非如此,结局也许不会是这样。

20180225151955739210316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