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ts嘴角淌血

通栏位招租 引爆流量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广州ts 广告位招租 极速引流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你是……公主殿下?”就在这时,很多道身影冲来,其中有一队人分外强大,一个眉心有竖眼的生灵,眸光炽热。

“你们有什么事吗?”火灵儿问道。

“这是我天眼圣山的少主,这次进入荒域,来到火国,希望能与你火国结盟。”旁边一人说道。

一些黑衣人迅速赶来,都是火灵儿的护卫,其中一人小声传音,进行禀报,天眼圣山的人要与火国联姻。

火灵儿闻听,娥眉微皱,但也不好跟域外的人闹僵,脸上带着淡笑,敷衍了几句。

“公主,这边请,我等有话说。”天眼圣山的一位老者带着和煦的笑说道。

“我还有事,改日再谈。”火灵儿道。

“这不太好吧,有件大事需与公主相商。”另一人说道。

而天眼圣山的少主更是望来,眼神热切,因为他刚才亲眼看到,火族的祭灵要收这个少女为徒,十分震惊。

在来火国祖地前,他们进行过深入了解,得悉唯有可能成为皇者的人才有这种资格。

未来荒域将乱,他们需要一位皇者在这一域博弈!

那只小红鸟身份为祭灵这件事,他们在半个月前就得悉了,因为有域外的一些少年招惹了它,被烧成劫灰,惊动火国元老,特来此警告。

“让开了,改日再谈,我们要离开了。”石昊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走上前来。

天眼圣山的少主皱眉,扫了石昊一眼,旁边立时有人会意,道:“不懂规矩!”

石昊闻言笑了,这是当他成下人了吗?

“怎么回事,这是联姻,还是抢亲啊,也太不讲究了,好赖也要去火皇宫说啊在这里算什么。”石昊乱搅和。

“这里没有你什么事,速速退下。”天眼圣山的一位老者沉下脸说道。

“这是我妹,想求亲,怎么也得先让我满意吧,你们这可是得罪我的节奏啊。”石昊大刺刺的说道成心搅局。

“你是什么人刚才我们还看你要胁迫公主呢,放肆而无礼火国皇族绝没有你这号人。”另一人斥道。

这里人越聚越多迅速被围上了。

“都说了,她是我妹,你们速速退散吧。”石昊挥了挥手,一副很不在乎的样子。

“没有规矩,主人谈话,岂有你乱语的地方。

”天眼族少主沉下了脸觉得被落下了颜面。

他周围的人也觉得如此,在这里以火灵儿还有这位少主为尊,其他人都为属下,不应如此一个个面色不善。

火灵儿笑嘻嘻,倒也不怕事情闹大道:“他是我手下第一战将,你们如果有什么不满,可以跟他较量,没事的话,我们就先走了。”

“一个仆从而已,还不闪开!”旁边一位老者冷漠的瞥了石昊一眼。

“你们都憋在这块祖地,近期不曾进入虚神界,果然与外界隔绝了。”石昊摇了摇头,而后拉着火灵儿就走,不理会众人。

“拿下他,胆大无力的奴才!”天眼族少主脸上挂不住,低声对旁边的人吩咐,眼神冰冷。

“今日就要离开了,我便为你解决一些麻烦。”石昊对火灵儿道。

说罢,他看着冲过的人,张口猛的一吹,狂风大作,当场那些人就都横飞而起,撞在远方的巨石上,201802251519557392103161.jpg201802251519557392103161.jpg

“这……”

所有人都大吃一惊,这家伙太生猛了,一口气而已,吹翻十几名年轻强者。

“镇垩压他!”天眼圣山的少主脸色难看,让几位老者上前。

这一战不可避免,但是结果无需去猜测,石昊在铭纹境后期,对付这些人不费任何力气。

经过神魔之墙的磨砺,他对付同境界的人,没有一点压力,如入无人之境!

“砰”、“砰”……

简直像是在揍沙包般,石昊一拳一个,将这些老者打口中喷血,以纯肉身的力量击穿他们的符文。

“倒也有点意思。”他轻声自语,这些人来自圣山,都是强大的太古遗种,看样子,这个少主不简单。

果然,这是一个接近纯血的生灵,为三眼族杰出者。

“所谓天眼圣山,不就是三眼族吗,倒也好凑合。”石昊说话间,抬手点出一指,抵住了那个少主眸中射出的光束。

“砰”

他弹指间,将此人震飞。

“好强,你究竟是谁?!”天眼圣山少主吃惊,这么强大的少年,就是在他们那一域也十分罕见,只有传说中的那几个大教的最强弟子有此等修为。

周围,很多域外少年露出惊容。

“我是谁?补天教的月婵仙子是我妹,知道我的身份了吗,速速退散!”石昊说道。

众人发懵,都有点眼晕。

月婵仙子是他妹妹?这是真的假的,从来没有听说过那位人间绝色有兄长啊,那可是一位傲视天上地下的奇女子。

这家伙到底什么来头?火族这位皇女是他妹,月婵仙子也是他妹,这……在乱语吧,胆子也太大了。

“你胡说。”有人不相信。

“砰”

石昊先是一掌将天眼圣山的少主震的口中喷血,趴在地上,这才道:“不信,你们去问月婵,我究竟是不是她哥。”

“不用问了,你肯定不是!”远处,走来几人,皆通体笼罩神圣光辉,有一种惊人的波动散发,宛若几尊少年天神走来,气息强大无匹。

“补天教的人杰!”众人惊呼,全都倒吸冷气,不由自主倒退,为他们让出一条路。

连补天教的人都来到了火域,可见太古朱雀多么的恐怖,都想来此探个究竟。

“月婵仙子来了吧,你问她是不是。”石昊淡定无比。

他这样一说,其他人都不淡定了,尤其是补天教的一名少年,眸光冷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