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ts 席卷苍穹

通栏位招租 引爆流量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广州ts 广告位招租 极速引流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轰!

鲲鹏俯冲,从那九天之外落下,一头扎进汪洋中,再次化成一条大鱼,名为鲲,搅起无边的浪涛,201802251519559795744477_副本.jpg

相传,单只鲲的形态而已,就可以翻海覆天,洗炼星河,造化万物,无敌天下!

鲲,偏属阴性。它还有鹏的形态,阳刚霸烈,可翱翔太虚,展翅裂混沌,乾坤都容不下。

而鲲与鹏合一,那就了不得了,威势不可估量,不然何以在太古强者林立的年代,位列十大神禽与凶兽之列。

当真正踏出这一步,初步修成鲲鹏宝术后,符变化一下子激增很多倍,威力自然也强大了很多倍,神威不可当。

小不点盘坐在那里,寂静无声,而身后却是开天辟地,那头鲲鹏缭绕雾霭,可填四海,可凌九天,威势无比。

很久后,他才睁开眸子,身后异象虚淡,那汪洋与九天还有鲲鹏缓缓没入一座火山口中,以一洞天滋养鲲鹏,那里有一枚符闪烁。

最终,所有景象全部消失。

小不点站起身来,双目有神,熠熠生辉,精神饱满,心灵宁静,这一次宝术蜕变与升华,让他有颇深的感悟。

这一个月多来,他反复化身成一头鲲鹏,从海洋跃向九天上,经历了它的一生,是一种别样的体验。

毫无疑问,这则大神通远超狻猊宝术,一旦开战,绝对可以横扫这个等阶的术法,初步养成了无敌势!

“鲲鹏术的修行暂告一个段落了。”他挠了挠头,非常的开心,纯净的大眼中充满了希冀,有朝一日也许真会如神禽那般,翱翔太虚。崩断乾坤。

一个月多的苦修,他闭关于净土中不见外人,并不觉得孤单,相反无比充实,每时每刻都有收获与喜悦感。

他走出净土,先是找到了清风,又寻到了整日盯着补天阁灵兽而双眼冒绿光的二秃子,聚在一起,痛快的大吃了一顿。

在熊孩子的世界。如果每天能有好吃的,那就算是最幸福的事了。

毛球也鬼头鬼脑的溜了过来,最近几天它很老实,因为又偷食了补天阁的几株灵药,怕东窗事发。一直躲在小不点的居所中。

“吱吱!”金色的小东西叫个不停,因为喝多了猴儿酒,它通体散发宝光,开始打醉拳,几次差点一头扎进火堆中。

“咦,不太对。”小不点相当的敏锐,一把将毛球抓了起来。仔细去感应,发现它体内璀璨,竟有符要凝结的迹象。

他立刻兴奋了起来,要知道这可是朱厌。有可能是真正的太古凶兽,体内孕育的宝术极其惊人,号称盖世神通。

“我的三头六臂,我的七十二变。你赶紧生出来啊!”

小不点用力摇动醉醺醺的毛球,这个金色的小东西毛茸茸。晕头转向,打着小酒嗝,无比的迷茫。

“这家伙果然可怕,该不会是个至强者在涅槃吧?”二秃子狐疑,盯着拳头大的金色毛球看个不停。

小不点挠头。

当初在那山脉深处,四大生灵决斗,除却一头火红的神雀外,似乎还有一只金色的生灵曾隐约一现。

“吱吱”

毛球叫个不停,抱起一个跟他一般高的酒杯,还想喝,结果自己差点一头扎进去。

“那只鸟真厉害,一群师兄弟都被它给放倒了,好凶悍啊。”

“他说找凶残的孩子,难道真是小师弟的朋友?”

天才营的人出现,一边走一边议论,来寻小不点。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小不点狐疑。

“小师弟,山门外来了一只大乌鸦,呱呱叫个不停,说是你的兄长,而且还说认识大胖子——火灵儿公主,要你们两个去接它。”一位师兄告知。

他们出去巡视山门,结果一只黑乌鸦从天而降,对他们叽叽哇哇,说了很多怪话。

乌鸦的嘴很贱,惹的一群弟子不服,与它交手,结果都被撂倒了,直到看见一位长老出现,它才蔫了,说出来意。

小不点惊讶,立刻猜到是谁来了。

这可是数十上百万里远的距离,相隔无尽大荒,那家伙居然横穿而过,找上了门来,真是不简单。

同样得到消息的还有火灵儿,当场气的掀翻了玉桌,带上一群人,向山门外赶去。

大胖子?天知道这个鬼外号怎么会流传开,只有那小贼喊过而已,别人不应知晓,也不会这样称呼才对,怎么现在一只鸟都敢这样来调戏她?

山门外,一只大乌鸦在不断的得瑟,跟一群年轻的弟子吹牛,说它如何了得,吃过白虎,啃过大鹏,甚至战过诸犍,跟人形纯血凶兽摔过跤。

尤其是,它还舔着脸,硬是跟一个长老套起了交情,结果还相谈甚欢。

小不点赶来,一眼就看到了那只大乌鸦,相当的惊讶,看得出它风尘仆仆,翎羽凌乱,显然飞行了相当长的时间。

“二秃子,看到大哥来了,怎么不过来拜见!”它大刺刺的嚷嚷着,正是大红鸟。

没毛怪鸟那叫一个气,论真实辈分,它足以做大红鸟的祖宗,结果却被这只烂鸟这般称呼,胸中郁闷。

“胖子咋没来,真不够意思,枉我还惦记她,带来一些特产呢,结果都不来迎接我。”大红鸟得瑟,但却不敢惹小不点,深知他的凶残。

殊不知,一个前凸后翘、曲线完美、拥有魔鬼身材的少女早已带着一群人绕道出来了,截住了它的后路。

“给我打!”

一声轻叱传来,火灵儿眸波流转,莹白面容带煞,玲珑起伏的娇躯起伏,气的颤抖,一时间诸多符飞出。像是雨点般落下那只黑色的大鸟。

“嗷……”大红鸟惨叫,嘴太贱,惹来了报应。

“给我揍,拔光它的鸟毛,不许留情,回去做扇子,一人一把,这可是遗种!”火灵儿喊道,招呼一群师兄妹齐上。

“遗种啊。材料上佳,可遇不可求,赶紧抢!”一群人一听,全都兴奋了,眼睛发绿。向上冲去。

一个人打不过遗种,一群人绝对没问题,这些弟子跟打了鸡血般,恨不得一人拔上几十根鸟毛。

“我@#$5……”大红鸟诅咒,后悔万分,真是不该惹女人啊,它向小不点求援。

“救命啊。这美丽的胖子疯了!”

然而,小不点相当的淡定,托着下巴,找了一块大青石看戏。根不予理会。

“胖子,还记得吗,这可是凶残孩子最先称呼你的……”大红鸟惨叫,一群人冲了过去。用符将它压制,狂拔它的毛。

“你闭嘴!”火灵儿气愤。她身材曼妙,修长而瑰美,玉体玲珑起伏,怎么就跟胖子搭边了呢?可恨可恼。

“我有毒,浑身黑羽皆毒,可腐蚀诸神的魂骨,你们不信自己看。”它猛力一抖,顿时黑烟弥漫。

“真有毒啊,这羽毛掉黑色,还淌血。”有人惊呼。

因为羽毛被染色了,抹掉黑料外,露出了里面鲜红的光泽,宛若血一般。

“没事,它其实是红的,只是染色了而已。”二秃子出现,而且非常不地道,在人群中偷袭,一脚将大红鸟踹进了山门前的水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