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ts小不点道

通栏位招租 引爆流量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广州ts 广告位招租 极速引流 艺人承接全国各大商演

小不点头皮发木,一个没有生命气机的老人,这般阻拦到底意欲何为?这令他寒毛根根倒立。

灰色的发丝间充满黑色的血迹,早已干涸也不知多少年,本是锋利无比的古剑,而今剑柄早已锈迹斑斑,很难想象,经历了多么漫长的岁月。

“老伯你拦我干什么,有事你就说。”小不点道。

毛球则直接躲在了他的背后,一双大眼睛骨碌碌的转动,紧张的揪着他的发丝,生怕那个老人暴动。

无声无息,老者定在那里没有任何表示,面孔犹如木塑,眼睛空洞,只是挡着他的去路。

小不点见状,避开他,向边上走去,要绕过他。

刷的一声,老人于虚空中再造,直接出现在那里,再次拦住他的去路。

“老伯,你到底讲不讲道理,有什么就说,别吓我啊。”小不点苦着小脸,暗中戒备。

这也太诡异了,怎么会出现这样一个没有生命波动的老人,到底什么来头?为何总是拦着他,真是活见鬼了!

要知道,这可是祭灵栖居的地方,怎么会有这样一个人不人鬼不鬼、身穿上古衣衫的老者呢?令人发毛。

蓦地,小不点转身,快速返回院中,嗖的一声冲向后院。

祭灵在此,难道这个灰发老人还能逆天不成,如果连守护上古净土的葫芦藤都降服不了他,那就真的没辙了。

自始至终,小不点都没有动手,因为他觉得很诡异,这个似人似鬼的存在可能极度危险,还是不要主动招惹为妙。

后院,葫芦藤依旧枯黄,接受星辉与月华的洗礼,这个地方一片朦胧与柔和。

“祭灵伯伯这边又来了一个老伯,你跟他唠唠嗑,不然他非要堵着我,不让我离开。”小不点来到葫芦藤下。

他希望祭灵能回应再怎么说,这也是在净土内,它应该会管。然而他失望了,枯藤不动,黄叶暗淡,一点表示都没有。

灰发老者也到了近前,与他对面而立还是那样对峙,挡着他的去路,用空洞的眸子跟他对视。

小不点急眼冲到乱石堆上,想动藤架上的青葫芦,令祭灵苏醒。

刚一临近,那青皮葫芦就发出混沌气,道音震耳,显化出一个符文,恐怖气息浩荡,十分吓人,一股莫名的波纹将小不点逼退。

千丝万缕符文交织,并且混沌气渐浓,笼罩青皮葫芦像是来到了开天辟地前,这里雾霭朦胧,闪电交织!

与此同时那个灰发老者身体一震,口中竟发出了声音:“还我剑来……”

在这深夜中,小不点后背令嗖嗖,还什么剑?这里确实有一柄,但就插在老者自己的头颅内,怎么还?!

“老伯,剑在你头上。”

老者像是不曾听闻依旧对着小不点发音:“还我剑来。”

小不点又惊又疑,难道要让他帮忙拔剑?他开口问道:“怎么还要不你低下头来,我为你拔出。”

“锵”

古剑竟发出一声颤音,那里溢出一道黑色的血迹,老者再次一震,喃喃道:“还我剑来。”

他挡住小不点的路,重复那句话,令石昊不知所措,到了最后小不点实在被逼急了,道:“好,以后帮你找,还你的剑。”

这句话一出,天地失色,风声大作,电闪雷鸣,老者直接消失,再也没有见到。

小不点脊背上寒气飕飕的,这太惊人了,在祭灵的栖居地闹出这等动静,葫芦藤没有什么反应,难道说两者认识?

“他到底什么来历,怎么会这般诡异?!”小不点着实受到了惊吓,一溜烟跑了,头也不回,逃离祭灵的栖居地。

毛球紧张兮兮,抓住他的衣领,像是个树袋熊般吊在他的身上,风声呼呼,身子都飘了起来,跟随他极速而遁。

补天阁很大,广袤无垠,小不点一口气奔出去数十里,终于脱离了祭灵的栖居地,向后回头,明月皎洁,繁星点点,那片大地一片沉寂,那个老者总算没有再现。

“走!”他再次奔逃。

途中,灵山巍峨,一座又一座,在银色的月华下仿佛笼罩着一层薄烟,素淡朦胧。一座座殿宇坐落在上,兼且山上有灵瀑飞落,洁白如匹练,雾霭腾起,在如水的月光下显得虚无缥缈,宛若来到了仙乡。

横穿百里,小不点回到了居所,夜很深,其他弟子早已睡了,他哧溜一声钻进自己的草屋,倒头便睡。

经过刚才的一番折腾,他可不想再去回味什么了,期盼早点忘掉,尽快进入梦乡。

毛球也是如此,向窗外瞟了几眼,紧张了一阵,而后蒙上自己的眼睛,躲在小不点的后面,开始入睡。

一连数日,一切都很正常,小不点放下心来,总算没有出什么问题,不过他却没有再去祭灵那里,怕再活见鬼。

接连数日,他老老实实,本本分分,特别是到夜里后绝不出门,只盘坐屋顶上吞吐天精、炼化星辉,困了就去睡。

第六夜,小不点忽然寒毛炸立,腾的坐了起来,刹那大叫:“鬼啊!”北京cd,北京ts,北京伪娘,北京变装,北京人妖

那灰发老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已来了,站在他的床前,空洞的眸子怔怔的盯着他,头上淌黑血,那古剑杀气迫人。

在这夜深人静之际,这样的叫声传的格外悠远,附近的弟子都被惊动了,一群人醒来,迅速坐起。

正在酣睡的毛球自然被这一嗓子吓到跳脚,浑身皮毛炸立,迷糊中自小不点的枕头上一跃而起。

“砰”

它一下子撞在了老者的头上,抓住了那灰发,正好跟那空洞的双眼对视,它当即惨叫了一声,立刻毛了,连窜带爬,登上了他的头顶,而后又跌落在他的肩头,最后使劲翻白眼差点昏厥过去。

小不点通体冷气飕飕,也一下子跃起,一把揪住毛球的尾巴,将它拎了过来而后撞碎窗户冲了出去。

这里动静颇大,惊动很多人,不少房舍都亮起了灯火。!“怎么了,谁在鬼叫,发生了什么?”!

“究竟是谁,为何半夜惊闹,影响他人休息?!”

很多人冲了出来·寻找声源。

“这边,大家快过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位新朋友。”小不点大叫·强自镇定,想给众人一个“惊喜”。

那灰发老者如一个幽灵般,无声无息,已经到了他的近前,就那样直愣愣的看着他。

真是鬼的话,三千少年聚在一起,阳气冲天,还不能吓走你?这是小不点的心思,当然也本着有难同当·有奇怪的“伯伯”大家一起来“相认”的心思。

“喂,你在叫嚷什么?”一群少年冲了进来,奇怪的看着他·对那灰发老人视而不见。

CFDEF74BE4817CC7384F98E71FDF42F8.png